血祭坛剧本杀复盘,剧本杀凶手身份_血祭坛剧本杀玩法解析

2023-04-09 160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本文是百变剧本杀《血祭坛》复盘解析方案;《血祭坛》故事结局真相

《血祭坛》是百变大侦探中的剧本,《血祭坛》剧本杀难度在困难左右

《 血祭坛》剧本杀是什么类型的本?

架空,现实

血祭坛的简介(作者想说):

灭世后,地球板块重新活动变化,产生了一个神奇的国度称为海州。海州以岛为主,四级皆春,但地壳不稳,每逢夜间便有低沉的地动轰鸣之声(类似白噪音)。岛上族民受灾变时辐射的影响,骨骼脆薄而身强体壮,最大的望族便是祁氏一族,是族家学深厚,留存了最珍贵的一百种药草,建立百草祭坛种于其中,并立百草女神像,设祭坛祭祀定期打理,长燃保证百草生长的固元灯,保佑百草兴盛不衰,以百草药学保岛民身体康健。祁氏一族现任族长为祁怀远,在任期间虽然也有壮大祁氏,但其能力是公认的不如其胞弟祁程远,无奈祁程远软弱,一直听从哥哥,并不相争。两人婚后不久,其妻便都怀了孕,可谓祁氏喜事。怎料这时突生变故,祁家突然出了家丑,外界皆知祁程远带着碧晨私奔,不知所踪......
海州国的祁氏继任祭典当日,发生了一起极为血腥的案件:海州当权者——祁氏族长祁怀远后脑流血,血浆涂地,惨死于古老的百草祭坛内,他的妻子零陵满身血污将其抱在怀中,开关大门所需用的祁氏家传玉佩——八卦玉佩阵眼佩就在死者死亡现场的祭案上,显然是一场离奇的密室杀人案......

【提示】
故事为架空背景,内中内容仅部分用于本作推理,便于玩家理解本作背景。人物剧本体量均在5000字左右,重要内容黑色粗体标出,推理难度不大,重在剧情还原,线索量大,用于推理的部分不多,但无纯水部分,多用作剧情连贯之用。本剧本非“一人一刀”本,时间线弱化,注重证据,多数线索均为强制公开,推荐老手和戏精,线索随地点推进而非随时间及剧情推进,请一定做好线索的前后串连。此外,游戏最后一幕为的推理幕,含较多无关线索,每人行动点有限,必须深思熟虑后再进行调查,请玩家尽量避免拼手速,最好约定一个共同思考时间后,开始搜证。本游戏剧本为一次性下发,具体每一轮的规则请一定阅读右下角“规则”进行熟悉,承前启后。
关于密码:密码破解与否关系到剧情因果,但不影响追凶,请玩家努力尝试,若不能破解建议继续进行搜证,最后一轮可强制破解并进行最终推理。

【NPC】
祁怀远:45岁。海州祁氏一族现任族长,八面玲珑,相貌不凡,前妻碧晨,其死后续娶零陵,并生有一子一女,同时纳有一房小妾春纪。
祁程远:25岁。海州祁氏一族分家家主,现任族长祁怀远的胞弟,性格儒雅温和,才貌双全,精通医术,相貌则与哥哥极为相似,有一妻子零陵,二人相敬如宾。后携嫂私奔。
碧晨:20岁。海州望族碧氏主人,原是顷农国的一支,家族在灾变时搬迁至海州并凭借世上无双的铸币工艺在此站稳,睿智理性,雅然秀丽,淑女之仪,后嫁祁怀远为正妻,却与祁程远私奔。


血祭坛角色:

祁岫心:祁怀远之子。少年风发,面若桃靥,易被认成妙龄女子。对草药学一窍不通,但悉数继承了母系的机巧本事,对自己的妹妹岫玉一直以来呵护备至。
祁岫玉:祁怀远之女。眉眼似远黛,朱唇流柔情,身材娇小,宛若花中仙子。性格文静不爱喧嚣,对药学颇具天赋,自小跟着父亲打理家中事物。
零陵:海州望族零氏之女,祁怀远正妻,虽40岁但姿容不减,身材丰腴,眼角的泪痣销人神魂媚态十足,但性格端庄严肃,不爱嬉闹。自祁程远失踪后改嫁,生有一子一女。
春纪:祁怀远小妾,二十年间一直侍奉祁怀远,因搭救之恩对其深深爱慕,爱慕虚荣,贪强好胜,极擅攻心,故一直得到祁怀远的宠爱,只是一直居于二房的位置无法上爬。
东方般:祁怀远曾经的贴身保镖,力大无穷,擅制毒,爱着藏蓝长袍,身材挺拔,面容如瑶,细眉薄唇,言语不多,在海州望族东方一族的内部争斗中被逐出家族,后被祁怀远收留,但后期又搬出了祁府。
公明:海州百草祭坛大祭司,眼窝深邃,肤色煞白,双唇殷红,因其极擅照料濒危植物而被祁怀远任命成为祭司,负责照顾珍稀濒危的祭坛百草并主持祭坛的大小事宜。
青森:祁府大管家兼账房先生,身材中等,相貌沧桑,颇有老奸巨猾之仪态,因经常跑商而旅经六国的大部分地区,阅历丰富,处事周到。

《血祭坛》百变剧本杀复盘的内容联系 上方 客服获取....


血祭坛部分内容(虚构):

厉浅洛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瞬间笑开了花“哇,好帅的帅哥!”

夏晴空亲吻了一下合同然后对折,塞进了腰间的衣服里藏好。

莫轻语眼睫眨巴个不停,用手将几缕五黑的长发顺到了耳际后边,眉目间略有尴尬,紧张的说:“没怎么,现在是午饭时间吗?”

虽然他语气有些冷漠,夏一涵还是感觉到了冷漠背后他一丝丝的关心。

已经在走廊中央,她进退两难,索性傻傻的站在原地,等待灾难的降临。

既然是冒牌的,她也不用那么懊恼,摆了摆手,依葫芦画瓢的回到:“我叫莫轻语,昨天刚满二十五岁,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合作愉快……”

宇少还以为,那对不起是同电话对面那人说的,哪想到这不过是他要挨打前的致歉。

唐律师嘴角扯了扯,停止的腰板不知不觉地弯下,浑身僵硬,宛若石头。

见顾珍珍不愿搭理他,洛寒也不生气,兴致勃勃地带着她们参观会馆,细心的讲解着这里的每一处风景。

“医生说身体没什么问题了,至于精神方面,只要不让她受太大的刺激,多想些愉悦的事,慢慢就会好起来。”

“我呸,我不稀罕你的台阶,给我滚!”费力的将手腕从戚泽明的手里挣脱出来,准备逃跑。

午饭过后,办公室门被敲响,提着一袋各种牌子剃须水的女人脸色不太好的进来,依旧是不抬头,可夜桀澈能感受到她的怨气。

梁恩凝摇摇头,“不知道,乞丐说是在街边捡到的。”

女人散发着浓浓的哀伤,白色的长裙随风飘扬,同样来看望已故长辈的赫连宇拓第一次感觉这个世界真小。

“噗通!”巨大的浪花四溅,年雅璇真的被扔进了海里。

以上是剧本杀《血祭坛》复盘凶手+游戏真相+凶手身份+彩蛋部分内容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