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航线剧本杀复盘,剧本杀凶手身份_血色航线剧本杀玩法解析

2023-04-10 253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本文是百变剧本杀《血色航线》复盘解析方案;《血色航线》故事结局真相

《血色航线》是百变大侦探中的剧本,《血色航线》剧本杀难度在困难左右

《 血色航线》剧本杀是什么类型的本?

现代,现实

血色航线的简介(作者想说):

【剧本简介】
1982年,一艘名为“白帝”号的客船从亚洲的贫困小国纳南共和国离港,载着共计十名船员与乘客驶向中国——他们理想中的沃土。
然而,“白帝”号的旅途注定不会平凡。黑帮、军阀、偷渡客、窃贼、流民……纳南的各方势力皆因一宗命案而交汇在一起,把这艘原本普通的客船卷入其中。
逐步逼近这些乘客的,是迷失在茫茫大海中的绝望,以及绝望过后的鲜血与死亡。
——猜忌的种子一旦发芽,便可以使曾经信任的人互相背叛,乃至仇视,最终挥刀相向。
这条充斥着血色的航线,注定会成为船上乘客们的不归途……
所有的真相,又会隐藏在何处?

【开局必读】
本剧本为现实系的还原向剧本,案件难度适中,不论是新手还是熟手玩家都能轻松游玩。在上车之前有几点注意事项望周知:
1、请在游玩时认真阅读剧本中的个人目标,积极完成所有的主线与支线目标,它们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游戏体验与代入感,也会直接影响玩家整场的得分。
2、此剧本的故事呈线性,真相具有唯一性,不会在中途因为玩家的选择而彻底改变故事路径。因此请多多发散思维,尽可能还原出发生在剧本场景中的故事。
3、由于所有人是在相对封闭的客船上,这个本全程不允许私聊,且大部分证物无法隐藏。
4、此剧本的阶段较多,每个阶段的证物并非完全独立,偶尔会出现第一幕的证物到第二幕甚至第三幕依然在产生作用的情形。在推理的时候请不要忽视这一信息,适当地观察前几幕的证物,经常会获得额外情报。
5、剧本流程约为3-4小时,故事后期存在较大反转。如果你是喜欢推理的玩家,这个剧本一定适合你。

【角色简介】
※请注意,在你们的认知之中,“白帝”号上的所有人(包括NPC)均来自或生活在纳南共和国,并非中国人,因此你们不了解中国国内的信息、也看不懂汉语,游戏过程中出现的一切文字材料若无特别说明,均为所有人都能看懂的纳南语!
范伯雄:男,32岁
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准备前往中国探险的生意人
玛芝敏:女,23岁
不爱与人交流的年轻女孩,登船和旅行的目的都是谜
苏汶申:男,37岁
自幼生长在渔民家庭的领航员,对大海的一切了如指掌
阮明红:女,39岁
谨言慎行的女性富商,踏上旅途开拓家族企业的海外市场
韩汐:男,??岁
在船上务工的水手,一场海难的幸存者,对自己的过往一无所知


血色航线角色:

范伯雄: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准备前往中国探险的生意人
玛芝敏:不爱与人交流的年轻女孩,登船和旅行的目的都是谜
苏汶申:自幼生长在渔民家庭的领航员,对大海的一切了如指掌
阮明红:谨言慎行的女性富商,踏上旅途开拓家族企业的海外市场
韩汐:在船上务工的水手,一场海难的幸存者,对自己的过往一无所知

《血色航线》百变剧本杀复盘的内容联系 上方 客服获取....


血色航线部分内容(虚构):

或许周围真的太过于安静,夜晚的凉风也一阵阵吹来。

她不知道夜桀澈能禽兽到什么地步,只知道自己是被圈困住的羔羊,无处可逃。

男人正抱着醉醺醺的莫轻语下车,听闻管家的话后,眉头明显一皱,眼里多多少少夹杂了些许不悦,不过冷清的视线在划过莫轻语莹白且安静的脸庞后,眉间的愁绪又不觉减淡了几分。

“那我去看看。”毕竟现在天色已晚,而且素景苑离闹市区还有一段距离,要是安婷婷出了什么事,她心里会内疚。

“程小姐,安少说的应该是你吧。”苏皎泱微微一笑说道。

叶知秋二话没说解下身上的围裙,径直走了出来。

刚才的一吻太过突然,等她反应过来后慌得赶忙后退。

顾川睁开眼睛,看着唐薇薇低笑了几声,从容地下床去了洗手间。

她对那个不管是从哪方面都挑不出错来的姑娘,很是上心,或者说是对自己的孙子很是上心。

“好的,宝贝儿。”嘴上这么说,心里直打鼓,希望恩凝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过段时间,便会忘记了。

晴空看着穆辰浩的表情,知道穆辰浩没有撒谎,她对微表情和心理学有过专业的研究。

这无时不刻不在彰显自身优点的男人,真是让人觉得无奈。

他将她的腿抓在手里,涔薄的唇间溢着笑。

“我要在短时间继承股份,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薄唇张开,分明是客人,却是一如既往的命令语气,可无人敢反驳与提出质疑,甚至生出一丝怒意。

那个男人的吻结束,就直接顺势,揽着小女人的纤腰,含笑拥着她,向宴会厅走去。

以上是剧本杀《血色航线》复盘凶手+游戏真相+凶手身份+彩蛋部分内容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