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剧情凶手是谁?_宴剧本杀凶手

2022-05-30 53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宴》简介:2030年著名女企业家席瑞荣登富豪榜榜首,同年七月席瑞于家中举办生日宴会,宴会当天暴雨突降,奢华的水晶灯下众人各怀鬼胎。黑暗来临,惊恐的尖叫声撕碎了平静的表象,裹着红色晚礼服的新晋首富像开败的花一样躺在书房的中央,鲜红的血液浸湿了发黄的发梢,所有的悲剧都从死亡开始,所有的仇怨都由死亡终结。命运的齿轮已开始转动……
《宴》凶手是谁呢?我们继续往下慢慢看!

杨羽:男,57岁,席瑞的丈夫,原大学知名教授,性情温和,虽已年过半百,但依然很有魅力。
杨萌:女,22岁,K市著名女企业家席瑞的独女,个性温柔却不失主见。
茶维:男,36岁,K市H高中的监察校长,出生低微。
慕雨:女,39岁,K市M杂志社的新闻记者,新闻界冉冉上升的新星。
陆向阳:男,27岁,陆氏集团继承人,杨萌的未婚夫,席瑞的生意合伙人,受过良好的教育,气质极佳。

真凶:茶维

一、人物动机:

1、茶维:忽然收到的银行催款信息显示:茶维曾向银行借贷一亿元,仔细回忆后,茶维想起自己在酒醉时曾被席瑞要求签署过很多文件,根据和律师咨询的结果,茶维意识到自己处境艰难,之后茶维多次与席瑞沟通,对方不仅态度敷衍而且出言羞辱,茶维想到自己曾经和席瑞做的各种不法勾当,意识到席瑞一早就想好了准备要自己背锅,酒意上涌的茶维决定杀掉席瑞。

2、杨萌:自小被父亲关爱长大的杨萌,发现冷血的母亲席瑞长期借佣人之手,为父亲喝茶的杯子上涂有机磷农药,导致父亲身患癌症,将不久于人世,于是决定杀害母亲席瑞为父亲报仇。

3、慕雨:慕雨的女儿赵星辰曾经因为和席瑞一起外出时发生了车祸,事发时女儿赵星辰因为被众人遗忘,导致错失最佳抢救时机而不幸身亡,事后席瑞等人为了降低事件对学校的不良影响贿赂相关人等隐瞒真相,慕雨得知后为了给女儿讨回一个公道,长期调查席瑞并发现她背后的利益集团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之后慕雨借采访为由参加席瑞生日宴,试图找到席瑞等人违法犯罪的证据。

4、陆向阳:陆向阳并非陆明川亲生儿子的事情被席瑞发现,并以告诉陆明川真相为由长期威胁陆向阳,甚至故意造谣导致陆氏集团股价大跌,父亲陆明川也因此病倒,之后席瑞又提出联姻的想法,为了摆脱席瑞的胁迫,陆向阳决定杀害席瑞。

5、杨羽:席瑞为了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试图利用女儿杨萌和陆氏集团联姻,但因为不实报道,杨羽误认为陆向阳是人品不佳的纨绔子弟,为了维护女儿杨萌一生的幸福,杨羽和席瑞起了争执。

二、人物手法:

1、茶维:茶维借用生日宴的气球遮住二楼走廊的摄像头,并在其私人卧室内的用根雕砸死了席瑞,之后为了嫁祸给杨羽进行了移尸。

2、杨萌:杨萌经过调查在确认母亲为害父亲的真凶后决定杀掉母亲,当天杨萌找机会将席瑞书房的哮喘喷雾换成了空瓶,借口给母亲席瑞送醒酒茶,在浓茶里面掺入了会导致席瑞过敏的荞麦粉,来达到使席瑞饮用过敏原荞麦而诱发其哮喘症发作的目的,之后席瑞会因为被掉包的空瓶哮喘喷雾而错失救治机会最终身亡。

3、慕雨:慕雨提前调查了席瑞的喜好,买了茶作为礼物,并且在采访席瑞结束后伺机提出为席瑞泡茶,趁机将从朋友处获得的安眠性质的处方药剂下在茶里,并在计算好时机后潜回书房寻找席瑞罪证。

4、陆向阳:陆向阳事先准备了匕首试图杀害席瑞,后见到席瑞房间地板的奇怪痕迹后猜测席瑞书架后方可能藏有席瑞的秘密,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在宴会途中潜入席瑞书房,试图寻找对席瑞不利的证据以此来摆脱席瑞的威胁。

5、杨羽:杨羽多次与席瑞争论无果后,情绪激动之下和席瑞厮打在一起,由于身体原因体力不支不得不离开,之后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拨通了律师的电话,下定决心准备和席瑞离婚。

三、剧情疑点:

慕雨原名赵雨,为了接近席瑞方便调查,慕雨改换姓名职业,并且还整了容。

当年出现在茶维父亲葬礼上行踪鬼祟的女人是陆向阳的母亲。

杨萌与父亲近来多次争执是因为杨羽不赞成杨萌和陆向阳的婚事,而杨萌为了调查父亲被害真相假意向母亲示好的行为让杨羽十分不解并且愤怒。

4.为了查明真相,杨萌利用酚酞遇碱性物变色的原理找到了席瑞书房书架后保险箱的密码,在打开保险箱后发现了席瑞谋害父亲杨羽的证据。

5.陆向阳本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原是良配,席瑞为了打压陆氏,故意让茶维假扮陆向阳制造丑闻,导致陆向阳形象受损。

四、线索指向:

(一)线索指引:

根据以下线索:

1.席瑞依然穿着晚宴时的礼服,但礼服衣领、衣袖的边缘处,蕾丝有一些开了的线头还有些发皱。

2.在席瑞的指甲缝里你找到一些皮屑组织。

(结论:席瑞生前曾与人发生争执,且厮打过,还抓伤了对方)

根据以下线索:

1.你在杨羽房间的衣柜里发现了当晚宴会时杨羽穿的礼服,礼服有被撕扯过的痕迹。

3.杨羽的手臂上有几道红色的抓痕。

(结论:杨羽就是曾经和席瑞起争执厮打的人)

根据以下线索:

1.你在杨萌手机里发现一份检测报告,报告显示:该物质为有机磷农药。

2.在杨萌房间抽屉深处,你发现一份杨羽的体检报告,报告显示杨羽已经肺癌晚期。

(结论:根据杨萌本人描述以及线索推理,佣人X受席瑞指示给杨羽下药,导致杨羽得了肺癌 ,深爱父亲的杨萌查明真相后决定替父报仇,佣人X在席瑞的授意下离开,为了降低席瑞的防备意识,杨萌假意与母亲席瑞和好。)

根据以下线索:

1.在宴会厅角落的垃圾桶里,有一个空的哮喘喷雾和一些茶杯碎片,碎片上似乎沾有血迹。

2.在鬼鬼祟祟的厨房佣人身上发现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残留有白色粉末,闻起来像是荞麦粉,佣人说袋子是自己在厨房垃圾桶里捡的,她只是怕失去工作。

3.在杨羽的礼服上有一小块水渍,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残留。

4.杨萌手指有伤。

(结论:白色粉末是荞麦粉,席瑞对荞麦过敏,因此当厨房佣人发现杨萌遗留在厨房的垃圾桶里曾装过白色粉末的袋子后害怕丢了工作,于是把袋子藏了起来。而空的哮喘喷雾是杨萌之前用来掉包席瑞书房的哮喘喷雾药的。杨萌曾经在给席瑞的茶里下了荞麦,想要以此诱发席瑞过敏导致哮喘症发作,但是席瑞将整杯茶砸在了杨羽身上,所以杨羽的衣服上留了荞麦粉的痕迹,宴会厅角落的茶杯碎片和哮喘喷雾是杨萌第二次去书房后回收回来的,因为过于紧张杨萌还把手划伤了,因此茶杯碎片上还有血迹。)

根据以下线索:

在陆向阳的房间的花瓶里发现一把钥匙,钥匙柄有些粘手。

(结论:陆向阳房间的花瓶的钥匙,是之前他通过欺骗管家自己丢了钥匙弄来的书房备用钥匙。他将书房备用钥匙上的标签撕下来贴在了自己房间的备用钥匙上,将钥匙挂了回去,因此陆向阳房间花瓶里书房的备用钥匙上的标签被撕掉后留下了胶,所以粘手。另外由于席瑞书房的钥匙被陆向阳掉包,所以打不开书房,导致只能暴力打开书房门)

根据以下线索:

1.在书房的地毯下找到一小片白瓷碎片。

2.在杨羽的礼服上有一小块水渍,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残留。

3.席瑞脸上略微有些肿胀和轻微的皮疹现象。

(结论:杨萌给席瑞茶里掺了导致她过敏的荞麦粉,而席瑞没有立即喝掉,当她刚刚喝了一点点杨羽就来到书房和她起了争执,之后又在争执中把茶砸到杨羽身上,所以席瑞只是出现了轻微的过敏症状,并未能引发哮喘,所以尸体呈现脸部和喉咙微微肿胀的现象。)

根据以下线索:

1.席瑞脸上略微有些肿胀和轻微的皮疹现象,后脑有一处有肿胀和瘀血。

2.在书房的角落你发现一个根雕,在它一角纹路下凹的部分有小块暗红色。

3.席瑞前额处曾遭钝器反复击打,出现颅骨凹陷损伤的症状。

4.在书房的某个茶杯里检测出了某种安眠处方药剂。

(结论:根据慕雨本人描述和线索可知,席瑞被下安眠处方药剂,药起作用,席瑞感觉头晕,而茶维此时拿着根雕重击了其后脑,导致其后脑有肿胀和瘀血,之后看着晕倒在地的席瑞,茶维想到之前杨羽和席瑞起争执一事,于是决定嫁祸给杨羽,因此再次用根雕反复重击晕倒在地的席瑞前额,导致其身亡,根雕为作案凶器。另外根据之前慕雨的故事中佣人Y曾经表示自己因为弄坏书房根雕而被辞退,可以怀疑根雕并非来自书房。)

根据以下线索:

1.你发现书房地毯的边缘略微发皱,上面有暗红色的印记。

2.在书房的地毯下找到一小片白瓷碎片。

3.席瑞鞋后跟处有一道很浅的磨痕。

4.在席瑞私人卧室卫生间的洗手台上有一小卷手纸。

(结论:杨羽和席瑞是在书房起的争执,茶杯碎片却留在地毯下,说明有人动过地毯,席瑞鞋跟后的磨痕是被拖拽导致的,说明有人移动过尸体。正常情况下人们不会把手纸放在洗手台,容易被水打湿,说明有人在席瑞的私人卧室匆忙的用过手纸,再结合之前书房里出现的,没有损坏只是沾了血迹的根雕,可以推测,尸体可能被移动过。)

根据以下线索:

1.在陆向阳的房间你找到一把折叠刀,刀尖部分微微弯曲。

2..挪开书房书柜,在墙角的隐蔽处有一个密码箱,在它的边缘有一些铁皮微微翘起,还有浅浅的划痕。

(结论:陆向阳曾经来书房用匕首撬动过书房里的保险箱。)

根据以下线索:

1.席瑞私人卧室有份DNA检测报告,报告显示:经检测比对两人并不存在亲子关系。

2.在陆向阳的房间的垃圾桶里,你找到一份被扔掉的投资合作计划。

3..在陆向阳的手机里,发现席瑞曾经多次以帮忙保守“那个秘密”为由威胁陆向阳。

(结论:席瑞得知陆向阳并非陆明川的亲生儿子,而是茶维的父亲茶浩之子,席瑞以此来威胁陆向阳,逼迫陆向阳与自己合作,损害陆氏集团的利益,陆向阳因此心生杀念。)

根据以下线索:

1,.在陆向阳的手机里你找到他请私家侦探帮忙调查事情。

(结论:根据以上线索和陆向阳本人的描述,席瑞曾经指使茶维假冒陆向阳,吸毒和在夜总会厮混,借机来搞臭陆向阳的名声,导致陆氏股价大跌,此事被陆向阳找的侦探查出。)

根据以下线索:

1.席瑞的头发有些凌乱,在其手腕处有淡淡的细长的红色痕迹

2.在二楼走廊摄像头附近飘散着一些气球,有的已经破了,彩色的橡胶碎片和捆气球的棉线随意的散落在地上。

3.在席瑞尸体手腕旁边放着一小串钥匙,据管家说上面有席瑞书房和私人房间的钥匙,平时她都把钥匙带在身边。

(结论:茶维不知别墅中摄像头已经被杨萌破坏,利用气球遮住摄像头,又将气球棉线制成双股线拴在了钥匙串上,穿过了席瑞的手腕,然后将线引到了门外,把钥匙拿出去将门反锁好,之后拉动双股线使钥匙进屋,感觉线已经拉不动后,放开其中一股拉另外一股线,把线抽了出来。之后茶维把线拆开随意的扔在地上,顺手将取下线的气球借着楼下乐队的鼓声一一扎破。因为之前把线穿过席瑞手腕,导致在拉动过程中在她手腕上留下了细长的红色痕迹)

根据以下线索:

1.在慕雨的钱包里有一张合影,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和一个陌生的女人。

2.在慕雨的电脑里,收集了大量2028年席瑞在Z市发生车祸事故的资料。

3.通过茶维手机里的银行账单记录,你发现茶维曾经给z市的某个账户汇了一大笔钱。

4.你在慕雨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调查席瑞和茶维的资料。

(结论:根据杨羽、慕雨的故事陈述和以上线索,可以得出,慕雨原名赵雨,曾经整过容,她的女儿赵星辰因为席瑞和茶维等人的失误意外身亡,事后两人为了遮掩真相贿赂了相关人员。而慕雨改换身份和容貌调查席瑞和茶维。)

根据以下线索:

1.在书房的某个茶杯里检测出了某种安眠药剂。

2.你从慕雨的手机里找到一条汇款信息,收款人不详。以及本市一家有名的茶庄付款单。

3.在慕雨手机里有一条朋友发来的信息,信息里朋友再三叮嘱她某种药物服用需要注意的事项和用量。

(结论:慕雨曾经利用金钱和被席瑞辞退的佣人进行交流,获得了信息,并且曾经利用泡茶时机给席瑞下了安眠药剂)

根据以下线索:

1.在慕雨客房你找到一叠文件,文件都是席瑞公司的一些投资项目

(结论:文件来自于书房,慕雨曾经去过席瑞书房。)

根据以下线索:

1.你在茶维的手机里发现几条银行催还贷款的信息,信息显示他用H校贷款一亿元。

2.茶维的手机浏览器显示,他曾搜索:如果抵押贷款不还,银行拍卖抵押物后贷款人还需要承担其他法律责任么?

(结论:席瑞曾经蒙骗茶维,以茶维的名义借款,并且欠下金额高达一亿的债务。杀害席瑞后,茶维没有办法再靠席瑞还钱,所以上网搜索如果放弃学校自己还需要承担其他什么责任。)

根据以下线索:

1.在席瑞的私人房间的卫生间,有一小卷卫生纸放在洗手台的边缘处。

(结论:茶维曾经拿房间卫生间的纸处理透过地毯渗到房间地板上的血,之后他将带有血迹的卫生纸扔到马桶里冲走,却忘记将纸放回原处。)

根据以下线索:

1.杨羽手机显示,他曾接过一通来自医生D的电话。

(结论:杨羽接到了之前为他体检的D医生的电话,知道自己肺癌晚期的事情。)

(二)汇总结案及排除其它嫌疑人的思路:

1.通过书房地毯下的白瓷茶杯碎片(地毯曾经被掀起来),席瑞私人卧室放在洗手池上的手纸,可以推测,有其他人去过席瑞的私人卧室,并且此人当时很慌张,另外席瑞死亡时还穿着之前的礼服,说明她和杨羽争执后很快就死亡了,根据杨萌、陆向阳和慕雨的描述,他们曾在杨羽和席瑞争执后去往书房,但并未见到席瑞可以推测,书房地毯可能被换过,有人把尸体从席瑞的卧室移到了书房。

2.根据线索杨萌的茶在杨羽和席瑞争执时被砸在杨羽身上,根据杨羽的描述可知,席瑞没有饮完茶,尸体状况可以得出席瑞只是初步出现轻微过敏症状,否则在见到杨羽时就可能哮喘病发作了,可以推出杨萌用荞麦过敏杀害席瑞的可能排除了。

3.根据书房的线索和之后进去过书房人发现的书房情况以及杨羽的陈述,可以得知两人曾在书房发生的争执,如果是杨羽在书房和席瑞争执时杀害了对方,那么书房会留有尸体。如果杨羽是在22:30接到医生电话得知自己病情后,绝望之下决定要杀掉席瑞,那么他就不必给律师打电话(通过杨萌的描述,可以很清晰的看出杨羽对于钱财并无太多想法,所以不会在席瑞死后给律师打电话咨询财产事宜)。

4.陆向阳本人事先已经得到了书房的备用钥匙,没必要利用棉线制造密室归还钥匙,另外因为之前陆向阳发现有人曾经去过书房,拿走了书房桌子里的文件,在不知道对方拿走的文件中是否有关于自己秘密的内容,此时杀人意义不大。

5.慕雨离开后杨羽和杨萌都曾见过席瑞,说明访谈时慕雨不曾杀害席瑞,之后在陆向阳和慕雨离开书房,在慕雨处发现书房的文件,可知当时陆向阳在书房发现的潜入的人是慕雨,慕雨是按照安眠药剂发作时间来到书房的,等她从书房离开按照时间计算安眠药剂很可能已经起作用,席瑞应该已经睡着,慕雨作为下安眠药剂的人应该很明确的知道,再去她的私人卧室找她是无法进门的,因此不具备作案机会。

根据传送钥匙制造密室可知凶手没有钥匙,陆向阳排除嫌疑,另外茶维有足够的行凶和移尸时间,茶维手机里搜索关于放弃学校是否还需要为贷款负责,可以看出他意识到席瑞不会帮他还钱,很有可能是他杀害了席瑞,知道死人没法帮他还钱,另外出现在走廊的气球是为了遮挡摄像头,而知道监控坏掉的人是不需要遮挡摄像头的。凶手为何要移尸,一定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或者嫁祸给他人,根据杨羽的描述他21:50与席瑞争执后回房间,以及杨萌、陆向阳的陈述,茶维21:49上了楼,可以推出,茶维很可能发现了杨羽和席瑞的争执,那么他移尸是为了嫁祸给杨羽,因为当时两人是在书房发生的争执。

五、案件还原:

2002年,茶维的父亲茶浩于6月的一个晚上,在酒醉的情况下和陆向阳的母亲(茶浩老板陆明川的妻子)发生了关系,因为害怕被陆明川追究责任,所以在慌乱中逃走,失去了一直以来体面轻松的工作。

2005年,30岁的席瑞不顾家人和朋友阻拦决定下海经商,她来到全国最大的金融中心K市,希望可以在未来缔造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并与被父母逼迫相亲的杨羽相遇,之后身处相亲困境的杨羽草率和席瑞结婚。

2006年,失业后过得十分落魄的茶浩,于无意中遇见陆向阳和他的母亲,因为陆向阳和自己的儿子茶维幼时长得非常相像,茶浩立马意识到陆向阳可能是自己的儿子,之后经过调查,茶浩确定了这点,并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以此为由,一直通过威胁陆向阳的母亲来获得钱财。茶浩贪得无厌,陆向阳的母亲在无法拿出更多的钱财后,两人发生了争执,恰好被路过的席瑞目睹。就在陆向阳的母亲几近绝望的时候,在风雨交加的夜晚,茶浩意外身亡。

2023年,席瑞带杨萌去陆家拜访,希望得到和陆氏合作的机会,却被陆氏拒绝。

2027年,陆明川宣布将自己所有的生意都交给儿子陆向阳来处理,为了攀上陆氏这棵大树,席瑞再次前往陆家拜访,却被再次拒绝。不久,席瑞在酒吧遇见了茶维,当她发现茶维和陆向阳长相非常相似后,很快想起当年自己看见陆向阳母亲和一个男人在街上起争执一幕,聪明的她很快意识到这中间有什么内情,之后她收买陆家的女佣,想办法弄来陆明川和陆向阳的头发,同时弄来的茶维的头发,在做过DNA比对后她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想,陆明川和陆向阳并没有血缘关系,而陆明川和茶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之后她约见陆向阳,凭借这些来威胁陆向阳和自己合作,与此同时为了更好的威胁陆向阳,席瑞提出雇佣茶维,不明真相的茶维欣然同意了。之后在茶维的辅助下,席瑞通过很多违法方式获得巨额利润,包括通过陷害陆向阳打压陆氏,为了给自己留有后路,席瑞趁着茶维酒醉时让他签署了很多文件,准备在必要是牺牲茶维做自己的替罪羊。

2030年7月25日,茶维收到来自银行的催还贷款的信息,信息显示茶维借贷了一个亿,面对无中生有的借贷催款简讯,他十分慌张的联系了席瑞,席瑞表示不必担心,之后茶维才想起来席瑞似乎趁他酒醉时让他签过不少文件,意识到情况不妙的茶维在咨询过律师后,对自己的处境十分担心,他决定做两手准备,尽力说服席瑞,如若不能也要将她拉下水。

2030年7月27日下午15:00,前来赴宴的茶维在宴会大厅碰到了慕雨,出于对茶维的憎恶,慕雨没有回应茶维热情的招呼,而是冷漠的走开了。

17:17,席瑞出现找茶维和陆向阳,一起去到她的书房,席瑞给茶维安排了一些工作,并和陆向阳交谈关于联姻和之后的投资合作项目。因为陆向阳在现场,茶维不便和席瑞交谈,所以决定再等等。

17:45,茶维和陆向阳离开席瑞的书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而茶维在回房的时候借机暗中观察记下了走廊的摄像头位置。

21:48,喝了很多酒的茶维再次接到银行催还贷款的信息。信息上关于量刑的内容使他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决定立马找到席瑞解决这件事。为了更好的隐藏行踪,他将一楼到二楼拐角布置的一大串氢气球扯了下来,茶维摸上二楼准备寻找摄像头死角的位置,靠近摄像头并用气球把它遮上,却在上楼时隐约听到二楼有什么动静,小心探查后,茶维看到杨羽气冲冲的从席瑞书房出来,以及之后出来十分狼狈的席瑞,茶维意识到他们发生了争执。之后茶维看到席瑞关了书房的灯,将门锁好后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卧室,于是他按照计划将走廊里的摄像头一一遮上,然后将剩余气球随意的放在走廊里。

21:51,在确定无人注意的情况下,茶维来到席瑞的私人卧室,在席瑞的私人卧室,茶维发现整个别墅所有的房间都有非常相似的摆设,比如地板中央的地毯,在每个房间都有一块,之后茶维和席瑞再次提起银行催款信息,心情很差的席瑞,羞辱了茶维,还威胁恐吓了他,表示茶维根本没有证据,盛怒之下的茶维决定杀掉席瑞。

22:05,慕雨之前下的安眠药起了作用,席瑞感觉到一阵困乏,她背对着茶维准备为自己倒酒时,茶维拿起席瑞私人卧室里的根雕袭击了她后脑,席瑞晕倒后,茶维为了嫁祸给杨羽,多次重击她的前额致其死亡。

22:07茶维确定席瑞已经死亡,决定移尸到席瑞和杨羽之前争执的书房,把一切都嫁祸在杨羽身上。

22:10,茶维在房间的茶几上找到了席瑞之前放下的钥匙,把它带在身上,把屋子中央的地毯抽了出来,把席瑞的尸体挪到地毯上和根雕一起包裹起来,之后在确定走廊里没人后,他把包着尸体和凶器的地毯拖到了书房,用之前找到的钥匙打开了书房,借着外面闪电的光,茶维把书房的地毯抽走,铺上了包着尸体的地毯,并把尸体摆在屋子中央,伪装成在争执中被打死的样子,黑暗中找不到更好工具的茶维,只能用地毯擦拭了下根雕,去除自己留在上面的指纹后,把它随意的扔在了书房角落。之后茶维迅速把书房的地毯带到席瑞的私人卧室,此时他发现之前铺着地毯的地面留下了小块渗过地毯的血迹,匆忙之中茶维到洗手间扯了手纸出来将地板上的印记擦干,并将用过的纸丢在马桶里冲走了,之后茶维将地毯铺好,把席瑞私人卧室门反锁关灯后再次回到了书房。在去书房的路上,茶维顺便从之前随意放置在楼道里的气球上扯下几条棉线,将棉线制成双股线拴在了钥匙串上,穿过了席瑞的手,然后将线引到了门外,之后把钥匙拿出去将门反锁好,拉动双股线使钥匙进屋,感觉线已经拉不动后,茶维放开其中一股拉另外一股线,把线抽了出来。最后茶维把线拆开随意的扔在地上,为了防止有人察觉他使用气球线制造密室,他顺手将取下线的气球借着楼下乐队的鼓声一一扎破。

22:20做完一切的茶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22:23,茶维回到了宴会厅,打开手机浏览器开始搜索,如果抵押贷款不还,银行拍卖抵押物后贷款人还需要承担其他法律责任么?

23:10,佣人在为席瑞送药时找不到她,不得已去求助杨羽,之后众人暴力打开了席瑞书房的门,打开灯后,众人看到倒在书房中央的席瑞……

六、时间线

2030年7月15日,杨萌利用小白鼠搞坏了家中的监控,之后开始在家中调查母亲是否为谋害父亲的真凶。

2030年7月23日,杨萌把之前破坏监控的实验用小白鼠全部处理掉。同一日,在席瑞的别墅外暗中调查的慕雨偶遇被辞退的女佣Y,慕雨从佣人Y那里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之后制定了自己的计划。慕雨通过主编顺利联系到了席瑞,并成功争得席瑞的同意可以参加席瑞生日宴。

2030年7月25日,慕雨入住席瑞家,利用自己身份之便,调查得知席瑞家中监控坏了。同时,茶维收到来自银行的催还贷款的信息,迅速联系了席瑞,之后茶维想起来席瑞似乎趁他酒醉时让他签过不少文件,慌张的茶维在咨询过律师后,决定做两手准备,尽力说服席瑞,如若不能也要将她拉下水。当晚杨萌利用酚酞遇碱性物质会变色的原理,成功弄到了席瑞书房保险箱钥匙,并在保险箱内找到了放在棕色瓶中的液体,之后采集液体联系朋友帮忙检测。

2030年7月26日上午,慕雨借口取资料,去本市有名的茶庄买到席瑞非常喜欢的茶,之后拜访了在医院工作朋友,得到了安眠处方药剂。而陆向阳为了杀害席瑞,买了一把折叠刀带在身上。晚上杨萌收到朋友的消息,证明了母亲就是谋害父亲的凶手,下定决心要杀害母亲。

2030年7月27日

上午,杨萌利用布置生日会的时机,成功用空瓶的哮喘喷雾换掉母亲书房中的哮喘喷雾药。

下午15:00,杨萌为席瑞准备的生日宴现场布置完毕。

下午16:00,陆向阳来到宴会厅,在和慕雨打过招呼后,他遇到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茶维,离开宴会厅去往花园。而杨萌在简单的和慕雨、茶维打过招呼后去花园见了陆向阳。

16:55,去往花园的慕雨,惊动了相谈甚欢的陆向阳和杨萌,两人离开了花园。

16:57,杨羽找到回到宴会厅的陆向阳,邀请他和自己谈一谈,并在谈话时明确表明了自己不赞成这桩婚事。

17:17,席瑞出现找茶维和陆向阳,一起去到她的书房,在此期间陆向阳发现席瑞书柜后有隐藏空间的可能性。

17:45,茶维和陆向阳离开席瑞的书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陆向阳开始考虑放弃杀人想通过探寻获得席瑞的秘密保全自己。而茶维借机暗中观察记下了走廊的摄像头位置。

18:14,陆向阳利用谎话从管家处骗来了席瑞书房的备份钥匙,并把钥匙上的标签撕下来换到了自己房间的备用钥匙上还了回去,成功取得了席瑞书房的备用钥匙。

19:00,舞会正式开始。

20:55,慕雨找到合适的时机对席瑞提出采访的要求。

20:57,慕雨回到房间再次检查了事先准备的东西,前往席瑞的书房。

21:02,慕雨开始对席瑞进行专访,采访结束后,慕雨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茶饼,表明这是送给席瑞的生日礼物,并借机提出泡来尝尝的建议,之后在泡茶的时候,趁席瑞不注意,把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剂掺了进去。

21:20,杨萌借口酒喝的有点多,独自一人离开宴会厅,之后在经过母亲书房时确定慕雨还在,于是继续等待机会。

21:35,慕雨确定席瑞已经喝完了茶后,借口离开了书房。杨萌看到慕雨从书房离开,迅速前往厨房,在空无一人的厨房为母亲席瑞沏了一杯醒酒茶,将事先准备好的荞麦粉掺了进去。

21:36,杨萌来到母亲席瑞的书房,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掺了荞麦粉的茶递给母亲席瑞,席瑞表示一会再喝,为了防止席瑞起疑,杨萌不得不先暂时离开。

21:42,杨萌从书房出来,回到宴会厅,然后和陆向阳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喝酒聊天。

21:43,杨羽发现杨萌和陆向阳坐在沙发上喝酒聊天,十分愤怒,去找席瑞,并且和她在书房起了争执并且厮打成一团,之后身体虚弱体力不济杨羽愤愤的离开了书房。

21:48,喝了很多酒的茶维再次接到银行催还贷款的信息。信息上关于量刑的内容使他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你决定立马找到席瑞解决这件事。为了更好的隐藏行踪,他将一楼到二楼拐角布置的一大串氢气球扯了下来,茶维摸上二楼准备寻找摄像头死角的位置,靠近摄像头并用气球把它遮上,却在上楼时隐约听到二楼有什么动静,小心探查后,茶维看到杨羽气冲冲的从席瑞书房出来,以及之后出来十分狼狈的席瑞,茶维意识到他们发生了争执。之后茶维看到席瑞关了书房的灯,将门锁好后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卧室,于是他按照计划将走廊里的摄像头一一遮上,然后将剩余气球随意的放在走廊里。

21:50,杨羽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下被撕坏的礼服,之后服用了安眠镇痛药剂的杨羽很快睡着了。

21:51,在确定无人注意的情况下,茶维来到席瑞的私人卧室,在席瑞的私人卧室,茶维发现整个别墅所有的房间都有非常相似的摆设,比如地板中央的地毯,在每个房间都有一块,之后茶维和席瑞再次提起银行催款信息,心情很差的席瑞,羞辱了茶维,还威胁恐吓了他,表示茶维根本没有证据,盛怒之下的茶维决定杀掉席瑞。

21:52,借口感觉冷上楼拿衣服的杨萌来到席瑞书房,在发现房间混乱且没人后,慌张的杨萌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将自己留在现场的空瓶哮喘喷雾换了回来,并将地上的茶杯碎片收集起来,在收集茶杯碎片时还不小心划伤了手指,之后杨萌回到自己的房间随意套了件衣服21:57,匆忙回宴会厅的杨萌遇到了正在上楼的陆向阳,在路过宴会厅垃圾桶时杨萌将空瓶的哮喘喷雾和沾有自己血迹的茶杯碎片扔了进去。

21:58,陆向阳回到了房间,将事先准备好的匕首带在身上来到席瑞的书房,在确定席瑞已经离开后,用骗来的备用钥匙进到书房,之后他迅速把书柜移开,发现了保险箱,在用匕首撬动无果后为了防止被外面经过的人发现,陆向阳关掉手机,站在黑暗中思考其它办法。

22:02,已经在房间等了近半小时的慕雨,意识到安眠药剂快要发作,她迅速来到席瑞的书房发现书房灯已经熄灭但是门没有锁,慕雨担心之后没有更好的机会,决定冒险进去书房,意识到有人正在进来的陆向阳,迅速闪到了窗帘后面躲了起来,慕雨看到晃动的窗帘以为只是外面漏进风来,并没有在意,而陆向阳发现来人没有开灯,意识到这人并不是席瑞,也是偷偷潜进来的。慕雨发现了被陆向阳移开的书柜和墙上的保险箱,查看后认识到自己无法打开,很快放弃了,之后慕雨在席瑞的书桌抽屉里,找到一沓文件,来不及细看的慕雨把找到的文件全都带走了。

22:06,慕雨回到房间,在查看文件后没有什么发现,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文件藏了起来,准备事后找专业人士看看。内心失望的慕雨想到重要东西可能都被锁在了书房的保险箱,意识到想找到证据自己需要保持清白,继续留下想办法弄到密码,再伺机行动。慕雨推测席瑞此时服用的安眠药剂已经起作用,为了不被人发现她下药一事,她不敢再轻易行动,选择写席瑞的专访稿来在之后敷衍对方。躲在窗帘后面的陆向阳意识到,有人从抽屉内拿走了东西,在听到关门的声音后,陆向阳开始担心,对方是否有拿走关于自己身世的资料。

22:05,慕雨之前下的安眠药起了作用,站起来背对着茶维准备为自己倒酒的席瑞感觉到一阵头晕,茶维拿起房间里的根雕击打了她的后脑,在发现其晕倒后,为了嫁祸给之前和席瑞起争执的杨羽,茶维再次反复击打席瑞的额头,将其打死。

22:08,一无所获的陆向阳离开了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

22:10,茶维为了将一切嫁祸到杨羽身上,茶维决定把尸体移到之前两人起争执的书房。茶维在席瑞私人卧室的茶几上找到了席瑞之前放下的钥匙带在身上,把屋子中央的地毯抽了出来,把将尸体挪到地毯上和根雕一起包裹起来,之后在确定走廊里没人后,他把包着尸体和凶器的地毯拖到了书房,用之前找到的钥匙打开了书房,借着外面闪电的光,茶维把书房的地毯抽走,铺上了包着尸体的地毯,并把尸体摆在屋子中央,伪装成在争执中被打死的样子,黑暗中找不到更好的工具的茶维,只能用地毯擦拭了下根雕,去除自己留在上面的指纹后,然后把它随意的扔在了书房角落。之后茶维迅速把书房的地毯带到席瑞的私人卧室,此时他发现之前铺着地毯的地面留下了小块渗过地毯的血迹,匆忙之中茶维到洗手间扯了手纸出来将地板上的印记擦干,并将用过的纸丢在马桶里冲走了,之后茶维将地毯铺好,把私人卧室门反锁关灯后再次回到了书房。在去书房的路上,茶维顺便从之前随意放置在楼道里的气球上扯下几条棉线,将棉线制成双股线拴在了钥匙串上,穿过了席瑞的手,然后将线引到了门外,之后把钥匙拿出去将门反锁好,拉动双股线使钥匙进屋,感觉线已经拉不动后,茶维放开其中一股拉另外一股线,把线抽了出来。最后茶维把线拆开随意的扔在地上,为了防止被人察觉他利用气球棉线制造密室,他顺手将取下线的气球借着楼下乐队的鼓声一一扎破。

22:20,茶维回到自己的房间。

22:23,茶维回到了宴会厅,打开手机浏览器开始搜索,如果抵押贷款不还,银行拍卖抵押物后贷款人还需要承担其他法律责任么?

22:35,陆向阳回到了宴会厅,同一时间杨羽接到医生D的电话,得知自己已经是肺癌晚期。

22:45,绝望的杨羽拨通了律师的咨询电话……

23:10,佣人在为席瑞送药时找不到她,不得已去求助杨羽。

23:20众人暴力打开了席瑞书房的门,打开灯后,众人看到倒在书房中央的席瑞……

七、结局:

茶维被指认为凶手:

因为意外杀害茶浩和故意杀害席瑞的罪行暴露,茶维被捕入狱,为了不再陷入黑暗的生活,茶维在死刑执行前于狱中自杀身亡。

警方查明了席瑞之前做的所有不法勾当,没收了席瑞所有的非法财产,偿还了银行贷款并给予受害者相应的补偿。

赵星辰的事被查明,相关人员都得到应有的处罚,慕雨在得到补偿后离开K市杂志社,她改回了原来的名字赵雨,在微博上用星辰的名字报道那些被隐瞒的真相,为那些无处伸冤的人们找到了新的希望。

陆向阳的身世被曝光,知道真相的陆明川并没有放弃儿子,并不是只有来自血缘的关系才能维系亲情,陆氏集团虽然几经打击,但并没有倒下。

杨萌因为杀人未遂被判入狱,三年后刑满释放的杨萌再次与陆向阳相遇,新的缘分开始了。

杨羽在三个月后病故身亡,临死前他将剩余的财产全部捐个了孤儿院,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弥补席瑞犯下的罪。

杨羽被指认为凶手:

因为故意杀害罪,杨羽被判死刑,在死刑执行前杨羽病死在狱中。绝望的杨萌主动承认自己下毒杀害席瑞的行为,也被判入狱。

被银行催还贷款的茶维因为无法自证,被捕入狱,在狱中绝望自杀身亡。

赵星辰的事被查明,相关人员都得到应有的处罚,慕雨在揭开真相后离开了K市杂志社,她改回了原来的名字赵雨,在微博上用星辰的名字报道那些被隐瞒的真相,为那些无处伸冤的人们找到新的希望。

陆向阳的身世被曝光,知道真相的陆明川并没有放弃儿子,并不是只有来自血缘的关系才能维系亲情,陆氏集团虽然几经打击,但并没有倒下。

杨萌被指认为凶手:

杨萌被指认为凶手,绝望的杨羽在沉重的打击下很快病故身亡了。

了解席瑞为人的杨羽,面对被银行催还贷款的茶维十分内疚,帮他还清了贷款。

赵星辰的事被查明,相关人员都得到应有的处罚,慕雨在揭开真相后拒绝了杨羽的补偿,离开了K市杂志社,她改回了原来的名字赵雨,在微博上用星辰的名字报道那些被隐瞒的真相,为那些无处伸冤的人们找到新的希望。

陆向阳的身世被曝光,知道真相的陆明川并没有放弃儿子,并不是只有来自血缘的关系才能维系亲情,陆氏集团虽然几经打击,但并没有倒下。

慕雨被指认为凶手:

慕雨被指认为凶手,内疚的杨羽前往监狱探望,慕雨托付他在自己死后,把自己和女儿赵星辰埋在一起。

被银行催还贷款的茶维因为无法自证,被捕入狱,在狱中绝望自杀身亡。

陆向阳的身世被曝光,知道真相的陆明川并没有放弃儿子,并不是只有来自血缘的关系才能维系亲情,陆氏集团虽然几经打击,但并没有倒下。

杨萌因为杀人未遂被判入狱,三年后刑满释放的杨萌再次与陆向阳相遇,新的缘分开始了。

杨羽在三个月后病故身亡,临死前他将剩余的财产全部捐个了孤儿院,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弥补席瑞犯下的罪。

陆向阳被指认为凶手:

陆向阳身世曝光,被指认为凶手,陆明川并没有放弃儿子,多次前往监狱探望。

了解席瑞为人的杨羽,面对被银行催还贷款的茶维十分内疚,帮他还清了贷款,但因为之前赵星辰一事,他也得到了相应的处罚。

赵星辰的事被查明,相关人员都得到应有的处罚,慕雨在揭开真相后拒绝了杨羽的补偿,离开了K市杂志社,她改回了原来的名字赵雨,在微博上用星辰的名字报道那些被隐瞒的真相,为那些无处伸冤的人们找到新的希望。

杨萌因为杀人未遂被判入狱,三年后杨萌刑满释放,杨羽早已病故身亡。

更多关于剧本杀复盘的内容需要敬请关注我们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