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之扉》剧本杀复盘解析+凶手是谁+真相剧透_深蓝之扉剧本杀答案

2022-05-31 4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深蓝之扉》简介:一切回到齐大学大三的那一年的假日,我相信所有关于他人生的改变都发生在那一天。一堆熟识的朋友的聚会,一场命案序章的大幕被拉开,让人痛心的不仅是自己的一个朋友离开人世,而是在这个从中学时代开始就相依生存在一起的小团体里有人带上的深蓝的假面,扮演着最残忍的角色。他不仅仅背叛了所有人的信任,还一口气将其余人的凶狠接示的不留余地。


《深蓝之扉》角色信息:

齐大学:D市刑警大学大三的学生,平时为人低调随和,但骨子里总透露着一丝执着和坚毅。(本案侦探)
唐短文:D市传媒大学新闻系大三学生,是这个小团体里调和气氛的主要角色,有着一鼓似男生的阳光和开朗。
龙驾驶:D市一家假人模特场的工作人员,性格真实直爽,是这个小团体里的活宝人物。
金设计:D市职业设计师所的实习生,踏实,是这个小团体里的话题组织者。
高软件:D市科技大学大三的学生,不知为什么很受女生待见。
夏金融:D市经济大学大三的学生,不折不扣的高智商女性代表,后来加入小团体中的一个女生。
《深蓝之扉》凶手是谁呢?我们继续往下慢慢看!

剧本杀复盘+凶手动机+手法+彩蛋时间线

真正的杀人凶手就是:金设计。

齐侦探的案件调查:

在薛深蓝的案件发生后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在接收了警方的问话后分开,我也一直在思考薛深蓝的死因,在了解到更多线索后,我做出了我的推理,但,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警方说明全部过程,而是去找到我的这些朋友,从他们的口中得到答案。

在找完了前四个人后我无比悔恨,原来这些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而我却一点都不知道,甚至,或许说在初中毕业,我们各自忙于各自的生活后,我就从来没有更深入了解过我的这些老朋友。

薛深蓝为什么会死,她又为什么会去做那些事,我也得到了答案。

薛深蓝过逝的两天后,我约了那个家伙在咖啡馆见面,这天晚上下着雨,我开着摩托车来到咖啡厅,今天晚上这里的客人意外的少,但这也正适合我们谈话。

在他到来之前我已经确定好了我的推理,以及他这么做的动机和过程,果然不过一会金设计就到达了咖啡厅,我让他坐下,然后听着我的推理:

薛深蓝出生于一个父母以行骗为生的家庭里,她一生里所有的黑点也几乎都来自于她父母的这个原生家庭。

他父母骗了龙驾驶,所以龙驾驶可能会想办法杀了她。事实上她父亲一周前就死于一场火灾中,薛深蓝侥幸逃生后精神受到打击开始有自残等报复行为,经过警方排查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短发戴口罩的男子,但这也只是警方的初步印象,他们陷入了一个“短发就是男生的假象”。

事实上,我会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看到夏金融那发质不一的痕迹时想到的,我推断她可能做过接发手术,原因就是因为她杀了薛深蓝的父亲,当然她自然也会想要杀了薛深蓝。

这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她有什么把柄在薛深蓝手上,然后被薛父勒索所以心生杀意,薛深蓝出于情面没有告发她估计也是因为她们是朋友这个原因吧。

唐短文可能的杀机是她之前遇到过一场碰瓷事件导致她被很多人鄙夷讽刺和不信任,当然这个杀机不重,虽然案犯是夏金融与她父亲但最后也未果。高软件的杀机应该也是因为他有把柄在薛深蓝那可能会被勒索,但在这一切里,你唯一的杀机就是为了保护可能杀了薛深蓝父亲的夏金融然后把薛深蓝灭口。

但我在老高那里看到了薛深蓝日记里的一段话,上面写着薛深蓝可能并不是一人坑害了龙驾驶,而还有一个叫“红”的人和她一起,如果仅仅是按我们小团体里的人来推,那么那个人只能是喜欢红色的唐短文。但很不幸,薛深蓝是一个红绿色盲,这一点的推断来自于初中时她改同座听写本时喜欢用绿色笔来写以及“林间的兔子拥有着翡翠般的眼睛,而我总是心神不定。”的句子有关,当然这只是一个没有准确推理的判断。但如果是,那么她的句子里的“红”应该就是你。

薛深蓝住的小屋里有着血迹,这一点警方还没调查出来,但我却有种不同的直觉,在听了唐短文给我说的当晚情况后我发现,虽然你和龙驾驶当时都在,车上你们却没办法给彼此做不在场证明。你知道吗?唐短文当晚曾经看到过一抹光亮后才发现了那个小屋,但小屋背后的车胎印则说明那里曾经停过车,所以那车是哪来的呢?

这个车自然可以是你们当时的那辆车,但能这么做的绝对只有龙驾驶。可是万一当时唐短文和夏金融两人突然回到原来的地方发现车不见了,龙驾驶的可怀疑度是不是就上升了呢?所以我推断那一定还有辆别的车,还有一个别的开车的人,那个人是这起案件的一个巨大帮凶,但暂时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聊会薛深蓝吧,警方已经找到杀死她的致死物─一块石头,在后脑勺中伤后被砸死。死者的衣服上曾经有一些碎叶,能满足这个碎叶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她跳下来的那个瀑布旁的森林里有那个叶子,另外一个就是你们停靠过的那个森林里有。

所以她估计是在那个地方被杀死,顺便说一句死者因为生前长时间服用安眠药警方无法判断她在死时是不是清醒的,但如果不是,有一种可能就是她被固定在上游的那个瀑布石旁做一个定时装置然后到七点左右使薛深蓝下坠,但这点只有龙驾驶和高软件有时间做,且承认有去过银河瀑布的高软件说他没有见过龙驾驶。所以能完成这一点的只有高软件一个人,那么如果高软件最后是在碎石滩补刀杀死摔下后奄奄一息的薛深蓝,那在此之前就不应有人可以提前杀死她。

可是公路上的血迹却推翻了这一点,这也是你这次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你选择将凶器抛到我们六个人皆可以弄到的地方,因为如果你将那块石头放在林间小屋附近,自己被怀疑的概率则会更大,你也不可能扔到河里,因为那个河段都是沙土,所以无论如何范围只有你们四个人之间,而且如果你想要保持清白的同时想要保护夏金融,那么你俩其中一个人被发现的概率就是二分之一。

血迹被刮擦就说明了石头是被放在地上的,这一点你们四个人皆可以做到的,但那种绳子虽然不容易留下指纹,也很难直接绑在车上,所以你想到了用帐篷的磁铁去固定。只要将绳子绑在车前然后开走就好了,但这点如果行车过程中石头碰到轮胎势必会引起人们关注,下车后你就无法解释。

所以你就只能将其绑在车后,但那么小的一块磁铁,需要有东西来固定另一头而不让绳子跑出,所以你只好用你的那面铁质镜子去固定,我想你一般不会去清理它的后面吧,所以那上面应该还留着一些龙驾驶车排出废气里的化学物质吧。

再说明一点,你可以说你帮助夏金融抛尸并解决凶器,但我想她应该不会认的。因为她根本不可能杀死从高空中跳下顺流飘走的薛深蓝,河边的网证明了这是有预谋的,薛深蓝主动的自杀案件,而夏金融与薛深蓝的关系型似水火,夏金融应该不会知道她要自杀的消息,她要杀死薛深蓝不必用着这个手法的全部面目,这点过几天等警方验出小屋血液的真身就会露出马脚。但你在确认她没死后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我猜想你应该已经在林间小屋告诉夏金融薛深蓝已死的消息了吧,不然夏金融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自己离开。如果这一次她没死,夏金融一定会自己去再找机会杀死薛深蓝,这又和你没有关系了。你一直想与她发生联系,引起她的注意,你也知道高傲的她只有在这种关头才会需要你的“帮助”吧。

那么这就又牵出了前面的那辆车的问题,所以我只能大胆的假设,你在提前和薛深蓝约定好帮她自杀的同时又找了一个人伪装成薛深蓝,然后让夏金融“杀了她”,然后你再假意帮她抛尸其实是在告诉那个假扮者走。

龙驾驶的证词也证明了当天有一个神似薛深蓝的人开车到了这里,但真正的薛深蓝在那个时间点正在“银河瀑布”的小森林里默默看着高软件的出现呢,她应该一直暗恋着他,在死时都还紧握着那个高软件送给她的海豚耳环。

“我的推理说完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看着他问道。

“果然,我们的齐侦探还是不减当年风采啊,只不过你现在把这些告诉了我,我若是把那个镜子丢了,警方不就没有办法认定我是凶手了吗?”他在听完我的分析后面带微笑的拍了拍手。

我笑了笑,说“我相信你不会丢的,因为那对你是最宝贵的东西,我知道,你深爱着她。但也因为太爱她,所以才会让你和她陷入同样的局面,你让夏金融和你有着共同的秘密,这样,哪怕这个秘密再过沉重,你们两个的余生,也会紧紧捆绑在一起。”

“你到底知道多少的我?”他看着我,嘴角露出一点似轻蔑但却又似出自内心的微笑。“齐,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我们又变成了什么样的自己?”

“这点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金,不要再错下去了,去自首吧,这样你才对得起深蓝,也才对得起她。”我默默地说完,只不过窗外的雨又大了起来。

金设计喝完了手边的咖啡后站起,他低头俯视着我说:“齐,我很高兴我这一生遇见一个像你这样的朋友,但我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人,所以,别过,希望下次见你时我们不必是今天这个身份。”说完,他挥了挥手,哼着歌,推门而去。

我并没有去追他,而是想着他刚才的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是的,我记起了,是那年我和他站在学校的一条无人走廊上,金设计腼腆样的告诉我他喜欢上了那个叫夏金融的女生,于是我便和他一起把夏金融拉入了我们这个小团体。想想,那或许是我们过着的,最好的夏天。

在金设计离开后大约一分钟,我把钱拍在桌子上,然后推门而出,我知道我还有句话要对他说,我在雨中跑着,终于在一个路口看见了撑着黑伞的金设计。

“嘿,金!”我喊到,他似乎也听到了,转过头来。

“我们一定……”我话还没说完,一辆白色的汽车直接冲了出来,金设计直接被撞飞到几米之外倒地不起,我愣了几秒后跑了过去,我看着头部流着鲜血的金设计,眼前不知道是雨水还是什么东西充斥着我的眼眶,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甚至有好几秒我差点相信被撞的那个人是我。

那辆白色汽车的主人也下了车,往我们这缓缓走来,我光听脚步声就知道来人是谁,但我仍不敢相信这个狗血电视剧般的情节。

“我在咖啡厅里听到了你的推理,齐,他毁了我的人生,所以我也要毁掉他的。”龙驾驶冷冰冰的说道。

我很想揪住这个混蛋的衣领把他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他一顿,但,我却只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句:“快打120……”

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雨夜,哪怕我后来经历了很多各式各样的死亡案件,见过很多死者惨死的样子,但我依旧无法忘记金设计在我的怀里渐渐失去体温的样子,那是我所有噩梦里的场景,那也是我一生都无法改变的错误。

因为这个事件,我从D市刑警大学退学,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成为一名警察,因为我的优柔寡断而葬送了我两个好朋友的一生。

两个月后,我,唐短文,高软件,这个中学开始就紧紧相依的小团体里最后的三个人站在薛深蓝和金设计的墓前,我们在和我们的朋友做着告别,有些人,只能变成相片堆在角落和别人的记忆里,度过漫长岁月。

“我从没想过薛深蓝的父母是一对这样的人,我也没有想过老金他是薛深蓝寄人篱下的表哥。”唐短文默默地说。

“我们从来都不知道我们最好的朋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他终究是我们的朋友,对吗?”高软件站在那,眼神里尽是无尽的温柔。

“支撑我们友谊走到尽头的,终究是回忆,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最好的时光,我想我只会记得这个。我们,还要等金融和驾驶回来呢?对吧。”我将捧花放在了金设计的墓前,哼着那首他最爱的歌。

“我想我们只会是朋友,最好最好的那种。”唐短文点了点头看着远方说道,眼里带着一种莫名的力量,风吹过了她的齐肩短发。

“是吧,最好最好的那种。”我看着她,默默说道。

这个夏天,也即将过去。

更多关于剧本杀复盘的内容需要敬请关注我们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