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追寻》复盘答案_追寻剧本杀答案

2022-05-31 10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追寻》简介:一封举报信,牵动起一场时隔多年的重大案件。四位青年警察,在前辈的指引下,一步步逼近了案件的真相。在成功抓捕真凶的那一刻,一切恍如隔世,曾经那些波澜壮阔的史诗画卷,再一次清晰地映入眼帘。鲁全发、夏咸俊、潘澄,这些平凡而又伟大的名字,在新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将永远熠熠生辉!


《追寻》角色信息:

周警官:男,28岁,巡逻民警。
武警官:男,29岁,交警。
王警官:男,30岁,特警。
小安:女,35岁,社区民警。
《追寻》凶手是谁呢?我们继续往下慢慢看!


背景故事

2021年夏天,在公安局“建党100周年”的联欢晚会上,负责管理警民联系箱的社区民警小安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来信。

这封信上的日期是1951年6月10日,没有地址,没有邮编,信用火漆封着口,看起来从未被打开过。

小安不敢轻举妄动,她找来了30岁的特警王警官、29岁的交警武警官以及28岁的巡逻民警周警官。三个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决定一起打开这封信!

信中提到:谨向政府举报,数年以前,曾在北京西北角寺庙露面的‘了明禅师’,实系认贼作父的汉奸、特务分子,民国十六年,就是他率领军警搜查苏联大使馆,致李大钊和先烈数十人惨受绞刑而殉难……望政府迅即觅取线索,务求捕获,以彰国法。

至此,四位警察同志进入了当年的幻境中,化身成为当时缉捕犯人的办案警察!

第一部分推理(确认犯罪嫌疑人了明禅师)

嫌疑人:老杨、老薛、阿雷、阿哲

周警官已知(打探消息):

1.老杨是一个深居简出的人,每天都喜欢窝在家中,不爱与人交流。

2.目前市里一共有两家钟表店。

3.阿雷是一周前才来到这里的。

4.老杨是个严格遵守早睡早起的人,他要是睡觉了,很难把他叫醒。

5.刚来到这里的阿雷不知道怎么就和老薛认识了,而且关系变得非常好。

武警官已知(交通状况):

1.老薛时常会前往市外,弄一些蔬菜回来卖,他有一辆小推车,来往总是用着。

2.老杨曾经约市医院的医生去他家中,说是要换牙,但是那天道路特别堵,医生要到的话肯定就半夜了,不知道牙有没有换上。

3.两个月前,阿哲出过一次车祸,虽然问题不严重,但是撞碎了一颗牙齿。

王警官已知(物品线索):

1.市里B钟表店的购买记录上显示,半个月前,老杨在这里购买了一块怀表。

2.市里A钟表店的购买记录上显示,很久之前,阿哲在这里购买了一块怀表。

3.市医院的出诊记录上显示,医生接收过老杨的一次预约。

4.市医院的购买记录上表示,医院一共只购买过两颗金牙,其余都是普通的烤瓷牙。

小安已知(证词):

1.市里A钟表店的老板:我这里什么表都卖,我记得阿哲来买过,不过时间过去太久了,我不确定他买的是不是怀表。

2.烟草行伙计:阿雷喜欢抽烟,有时候一天两三包,是我们这里的老主顾了。

3.不重要的路人:老薛的菜卖的不错,很多人都去那里买菜,阿雷也常去,不过阿雷这个人时间观念很好,只会在早上买菜,还经常摸自己胸口看时间。

4.市医院人员:一般来说,如果出诊的医生没有和病人见面,病人就需要重新预约。

5.市医院医生:一周前同时换给了两个客人换了金牙。

6.不重要的路人2:你说老薛啊,这个人我熟,总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新玩意儿,前两天我去他那里买菜,还见他给我展示新买的手表。我夸他的手表好看,他还一直咧着个嘴,似乎并不满意。

推理:

根据潘警官的线索,确定了明禅师的身份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怀表、金牙。

先说怀表。根据线索(不重要的路人:老薛的菜卖的不错,很多人都去那里买菜,阿雷也常去,不过阿雷这个人时间观念很好,只会在早上买菜,还经常摸自己胸口看时间)可知,阿雷有怀表。根据线索(市里A钟表店的购买记录上显示,很久之前,阿哲在这里购买了一块怀表)可知,阿哲有怀表。根据线索(市里B钟表店的购买记录上显示,半个月前,老杨在这里购买了一块怀表)可知,老杨有怀表。老薛有一只手表(你说老薛啊,这个人我熟,总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新玩意儿,前两天我去他那里买菜,还见他给我展示新买的手表),作为喜欢炫耀的人,如果老薛有怀表也一定会向这位路人炫耀(怀表挂在胸前,比手表明显,不存在没有看见的情况),况且有了手表之后也就没有必要再购买怀表了,所以老薛排除。

再说金牙。根据线索(老杨是个严格遵守早睡早起的人,他要是睡觉了,很难把他叫醒)、线索(老杨曾经约市医院的医生去他家中,说是要换牙,但是那天道路特别堵,医生要到的话肯定就半夜了,不知道牙有没有换上)、线索(市医院人员:一般来说,如果出诊的医生没有和病人见面,病人就需要重新预约)以及线索(市医院的出诊记录上显示,医生接收过老杨的一次预约)可知,预约当天老杨睡了而且叫不醒,那天肯定没有换牙,同时老杨也没有再一次预约,也就是说,换牙的人只有可能是阿雷、阿哲以及老薛。

通过线索(两个月前,阿哲出过一次车祸,虽然问题不严重,但是撞碎了一颗牙齿)可知阿哲是需要换牙的,但是换牙不一定换的是金牙,这里存疑。

接下来继续分析线索:

(阿雷是一周前才来到这里的)(刚来到这里的阿雷不知道怎么就和老薛认识了,而且关系变得非常好)(市医院的购买记录上表示,医院一共只购买过两颗金牙)(市医院医生:一周前同时换给了两个客人换了金牙)。

如果换金牙的人是阿哲,那么两个月前出的车祸,不可能一周前才来换牙,所以阿哲换的只是普通的烤瓷牙。再者,医院一共只有两颗金牙,说明这个东西在那个年代很贵重,阿雷一周前来到这里,然后就认识了老薛,怎么认识的呢?结合医院中一周前同时换出去两颗金牙,不难猜测,阿雷和老薛一定是购买金牙的时候认识的,大家都出得起这个钱,所以关系自然就拉进了。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你说老薛啊,这个人我熟,总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新玩意儿,前两天我去他那里买菜,还见他给我展示新买的手表。我夸他的手表好看,他还一直咧着个嘴,似乎并不满意),老薛一直咧着嘴,对夸奖他手表的路人表现的并不十分满意,为什么,因为他咧着嘴露着金牙,但是路人没有看见,也没有夸他的金牙。

综上所述,金牙对应的是阿雷和老薛,怀表对应的是老杨、阿哲和阿雷,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的人只有阿雷。

最终锁定——阿雷!

第二部分推理(判断了明禅师逃离方位)

备选方向:城东、城南、城西、城北

夏警官关键线索:谨防犯人逃窜,城南最近,他如果逃往城南,即使是步行,一个小时就能到达!

周警官已知(打探消息):

1.据你所知,了明禅师应该是昨天夜里20:00左右逃走的。

2.城西和城北属于住宅区,住户比较多,城东和城南相对偏僻一些。

3.了明禅师这个人很爱干净,有时候遇到垃圾车都会躲得远远的。

武警官已知(交通状况):

1.了明禅师逃走之前,通往城市东边的道路正在维修,路面翻出了许多淤泥,直到现在,道路也没有修缮完毕。

2.城北路况是最好的,无论是步行还是机动,机动的话20分钟就能到达,步行的话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达。

3.城西路况一般,机动的话需要40分钟左右,步行需要两小时以上。

王警官已知(物品线索):

1.城东发现了一些带着淤泥的鞋印,看起来应该是男士鞋子留下的。

2.城西和城东附近都有小型的烟草店,生意都还不错。

3.城北有一个怀表维修店,不过生意不太好,似乎很久没有人去过了。

小安已知(证词):

1.不重要的城南住户:城南这边比较偏僻,来的人很少,我记得昨天晚上22:00好像来了个陌生人,但我当时没在意,不知道他有没有戴怀表,更不清楚有没有金牙。

2.不重要的城北住户:现在全城就我们这里路况好,垃圾车来来回回都走这边的路,臭气熏天,每天从早上到凌晨,一趟一趟跑,烦死人了。

3.不重要的城西住户:我们这里是居民区,住的人多,你要说昨天有没有陌生人过来还真记不起来。

推理:

城东路面翻修,有许多淤泥,虽然有线索指出城东有带着淤泥的鞋印,但是根据线索(了明禅师这个人很爱干净,有时候遇到垃圾车都会躲得远远的),可以得知,了明禅师一定不会选择城东。

城北路况好,但是根据线索(不重要的城北住户:现在全城就我们这里路况好,垃圾车来来回回都走这边的路,臭气熏天,每天从早上到凌晨,一趟一趟跑,烦死人了)和线索(了明禅师这个人很爱干净,有时候遇到垃圾车都会躲得远远的)可知,了明禅师同样不会选择城北。

现在只剩下城西和城南,根据夏警官的关键线索(谨防犯人逃窜,城南最近,他如果逃往城南,即使是步行,一个小时就能到达)可知,到达城南最多需要一个小时。再结合线索(据你所知,了明禅师应该是昨天夜里20:00左右逃走的)和线索(不重要的城南住户:城南这边比较偏僻,来的人很少,我记得昨天晚上22:00好像来了个陌生人,但我当时没在意,不知道他有没有戴怀表,更不清楚有没有金牙)可知,城南偏僻人少,有陌生人一定会被发现,昨晚22:00有一个陌生人到城南,但了明禅师是20:00逃走的,如果他逃往城南,应该21:00就到了,所以去往城南的陌生人一定是不了明禅师。

所以,了明禅师只能逃往城西!

再结合线索(不重要的城西住户:我们这里是居民区,住的人多,你要说昨天有没有陌生人过来还真记不起来),说明城西容易隐蔽。

同时结合线索(城西和城东附近都有小型的烟草店,生意都还不错),说明这里能满足了明禅师的烟瘾。

虽然线索中提到城北有怀表维修店,但是并没有人去过,而且没有线索指出了明禅师的怀表需要维修。

最终锁定——城西!

第三部分推理(锁定了明禅师具体藏身地点)

备选位置:一楼101、一楼102、二楼201、二楼202

鲁警官关键线索:城西有一座大楼,了明禅师就在里面,根据我的推测,他应该在5天前就租下了这里,不过昨天夜里才入住。你们要仔细谨慎,不要忘记之前的线索!

周警官已知(打探消息):

1.102、201和202的三位住户都是5天前租的房子。

2.101的住户是半个月前租的房子。

3.目前,104和204的房子空着,暂时没有人入住,其余的房子都住满了。

武警官已知(交通状况):

1.根据你的调查,昨天夜里了明禅师来了之后上过一次二楼,有没有下来不知道。

2.根据你的调查,一个月前这栋房子的左侧堆了一大堆工业垃圾,气味难闻。

3.104和204的住户是3天前搬走的。

王警官已知(物品线索):

1.这栋大楼结构简单,一共有六层,每一层都有一条长长的过道,横在十个靠在同一侧的房间前,房间从左往右排布,以第一层为例,从左到右分别是101、102、103……110。

2.大楼的每一层只有一个厕所,两天前,一层的厕所坏了,一层的住户只能去二楼上厕所。

3.301房间在201正上方,201房间在101正上方,以此类推。

小安已知(证词):

1.大楼前遛弯的路人甲:我住在103,我这个人睡觉轻,而且听力特别好,昨天晚上有人上楼,脚步声很急,听见这个声音我就醒了,不过好久都没有听见下楼的声音。

2.大楼前遛弯的路人乙:我住在203,昨晚上厕所的时候,我见到一个人,戴着一块怀表,看起来挺有钱的。这个人我没见过,应该刚搬来不久,他上完厕所就先离开了。

3.大楼前遛弯的路人丙:我住在301,我记得我楼下住的那个男人很喜欢抽烟。

推理:

首先,王警官的线索已经将大楼的格局描述完整了。

其次,根据鲁警官的线索(他应该在5天前就租下了这里,不过昨天夜里才入住)再结合线索(102、201和202的三位住户都是5天前租的房子)和线索(101的住户是半个月前租的房子)可知,101住户被直接排除了。

接下来我们需要判断了明禅师住在一楼还是二楼。

根据这几条线索(我住在103,我这个人睡觉轻,而且听力特别好,昨天晚上有人上楼,脚步声很急,听见这个声音我就醒了,不过好久都没有听见下楼的声音)(根据你的调查,昨天夜里了明禅师来了之后上过一次二楼,有没有下来不知道)(大楼的每一层只有一个厕所,两天前,一层的厕所坏了,一层的住户只能去二楼上厕所)(我住在203,昨晚上厕所的时候,我见到一个人,戴着一块怀表,看起来挺有钱的。这个人我没见过,应该刚搬来不久,他上完厕所就先离开了)可知,了明禅师来上厕所虽然有可能是因为一楼厕所坏了,但是103的住户并没有听见下楼的声音,而且203的住户明确表示他上完厕所离开了,这就说明了明禅师离开后并没有去一楼,也就证明他并不住在一楼,而是住在二楼,故102被排除。

最后需要在201和202之间做选择。鲁警官的线索(你们要仔细谨慎,不要忘记之前的线索!)表示,之前的线索对这次的推理有帮助,那么具体是那一条线索呢?我们根据本轮的线索(根据你的调查,一个月前这栋房子的左侧堆了一大堆工业垃圾,气味难闻)可知,房子的左侧,也就是101、201这一侧(王警官线索有写明)气味难闻。在上一轮推理中有线索提到(了明禅师这个人很爱干净,有时候遇到垃圾车都会躲得远远的),那么在201和202之间,了明禅师必然会选择202。

继续分析线索,前文证明了了明禅师喜欢抽烟,线索(我住在301,我记得我楼下住的那个男人很喜欢抽烟)提到了两个字——记得!要知道了明禅师虽然5天前租了房子,但是是昨晚才入住的,301的住户不应该认识他。所以当301的住户说了这句话之后,反而证明了201住的不是了明禅师,而是5天前就租住进来的另一位住户。

所以了明禅师住在202!

从了明禅师自身的逻辑来说,垃圾是一个月前堆放的,了明禅师是5天前租房子,而201和202是同一天租房子,了明禅师有选择的余地。

在这里有玩家会问,202和201离的不远,规避难闻气味儿意义不大,为什么不选择其他房子呢。因为已知线索(104和204的住户是3天前搬走的)(101的住户是半个月前租的房子)(目前,104和204的房子空着,暂时没有人入住,其余的房子都住满了)说明,在5天前,101已经住了人,104和204还没有搬走,可供了明禅师选择的房子只有102、201和202。

最终锁定——二楼202!

结局

在三位前辈的帮助下,凶犯终于抓捕成功了,马局长当面夸奖了四位青年干警,四个人也体会到了当年前辈们在艰苦条件下抓捕凶犯时所面临的巨大困难,这是一堂生动的实践课,更是一次饱含精神传承的特殊任务。

四位青年干警逐渐被拉回现实,眼前的黑暗变成了一片红色,随着光点射入瞳孔,宛如一场旧梦。

周围是警局的同志们,台上挂着为党100周岁庆生的条幅,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一切也仿佛正在改变。

那些峥嵘岁月,兴衰荣辱,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这个虽然饱经沧桑却一直艰苦奋斗的国家正在共产党的带领下飞速前行。

手中的信件已不再老旧,变成了鲜亮的红色,所有模糊的字迹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一句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真实事件:

1952年,上海市公安局新成分局(现静安分局)接到一封上海市公安局转来的公安部漆封、挂号检举信。

检举信是北京市公安局转来的,信中说明1951年6月10日他们接到居民赵某的一封检举信,其内容是:“谨向政府举报,数年以前,曾在北京西北角寺庙露面的‘了明禅师’,实系认贼作父的汉奸、特务分子,民国十六年,就是他率领军警搜查苏联大使馆,致李大钊和先烈数十人惨受绞刑而殉难……望政府迅即觅取线索,务求捕获,以彰国法。”信中检举了一个叫“雷恒成”的人,系残害共产党早期领袖李大钊的主凶。北京市公安局迅速上报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公安部长罗瑞卿。

彭真、罗瑞卿都清楚李大钊是功勋卓著的建党领袖,在党内享有崇高威望,于是分别批示:迅速查询“了明禅师”的真实身份和下落,并将其绳之以法。

检举人对雷恒成的历史颇为熟悉,他曾历任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副处长,亲率侦缉队逮捕革命先驱李大钊、抗日将领赵尚志等共产党重要人物,以及诸多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

检举信最后提供了一条线索:雷恒成可能隐藏在上海跑马厅附近马立斯路(重庆北路)一带,听说他以“卖卜”谋生。此人有两个特征:其一是瘦脸、蓄山羊胡、大黄牙;其二是脖子上始终挂着金色的怀表,怀表盖上刻有清末皇帝的御像,自吹是清末皇帝亲自赏赐给他的,故此他特别自豪,从不离身,时常向人炫耀。


▲雷恒成

新成分局局长马益三看完检举信,知道其分量,抓起电话叫来了六股股长王天杰。王股长走进局长办公室,马局长神色凝重地说:“你先看一下检举信。”王股长看罢,同样心里一惊。马局长不由分说地下了死命令:“限三天时间查个水落石出。”

王股长立刻找来侦查员鲁全发、夏咸俊和潘澄,反复叮嘱:“这可是许建国局长(时任上海市公安局长)亲自抓的一号大案,根据检举信的内容,摸一下情况,记住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三人走出王股长办公室已是傍晚。他们先来到管辖马立斯路的南京路派出所,向所长布置了任务。所长找来内勤小陈,他查阅户口内册却不见其名。

三人大失所望地回到分局。匆匆吃罢晚餐,他们来到马立斯路附近公寓和居民区,分头打听有无算命先生。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在马立斯公寓(现重庆北路612弄)打听到有个年近古稀、留山羊胡子的北方老头,住在马立斯公寓46号二楼,平时以算命为生,自称“了明禅师”。

据说此人平时深居简出,大门紧闭,房间里不时飘出木鱼的清脆声,仿佛是个慈善为本、十诫为怀的善男信女。这对老夫妻从不与邻居来往,性格有点怪僻,但请老先生算命,他却能说会道,讲一口京片子普通话,是个北方人。

走访毕,已是子夜时分。三人匆匆回到派出所,继续查找住在马立斯公寓46号二楼的那个算命老头。此人户口内册上登记的名字叫赵志安,照片上的肖像是个瓜子脸型,留有山羊胡子,1948年8月,与老婆一起从台湾迁到上海居住。

对象有点似是而非,不知此“赵志安”与彼“雷恒成”是否属同一人?只有上门观察,看看是否符合检举信上写的满口黄牙和脖子上挂金怀表的特征,才能最终确定,故此,鲁全发自告奋勇地主动承担重任,上门打探虚实。

乔装一番巧侦査,凶手落网

鲁全发来到分局化装室,望着满屋各种服装和道具,他开始琢磨,以什么名义上门呢?检举信上说,他以“卖卜”算命为生,冒充知识分子,穿上西装、戴上领带和皮鞋上门,但明显他们懂科学不信迷信;冒充干部,穿上中山装或列宁装上门,一般干部更不信鬼神;冒充有钱的乡下人到大上海来找工作,理由充分。对,这样最有可信度。鲁全发挑选了一套灰色长衫,戴上配套的黑色铜盆帽,脚蹬圆口布鞋,揽镜一照,哇塞!活像个乡下阔佬。

鲁全发步行二十多分钟,来到马立斯公寓46号5楼。一 个身着黑色对襟衣服的小脚老太打开了门,好奇地问:“你找谁?”鲁全发脱下帽子笑着说:“想请了明法师算一卦。”老太热情地迎客,对着屋里大声说:“老头子,有客来了。”

只听“刷”的一声,挂在窗前的蓝粗布帘子突然掀开,写字台后的藤椅上端坐着一个老头,痩长脸、尖鼻子,留山羊胡,头发和胡子花白,显出老态,但一双眼睛却颇为犀利。老头身着一件圆领汗衫,操着京腔拖着声调问:“小伙子,坐坐,是来求签的,还是来算命的? ”鲁全发毕恭毕敬地说:“老先生, 我刚从乡下来上海,是来找您看相排八字的。”

老头审视了一下来者,眯缝眼睛说:“把你的生辰八字和生肖报来。”鲁全发虔诚地说:“姓李,木子李, 名雪畴。下雪的雪,范畴的畴。19岁,属猴。”老头 一听心里有了底,套他的话问:“你是来上海找工作的吧?”鲁全发一听频频点头感叹:“老先生真是料事如神,是来上海找工作的,先来您处算一卦。”

鲁全发仔细观察老头,见他开口露出一口黑牙, 里面还镶有金牙,这种黑不是一般抽烟熏的黑,而是 抽大烟或鸦片所熏。老头用枯瘦的指头捻着稀疏的山羊胡须,摇头晃脑地说:“小伙子,放心好了,你命里有双运,何为双运?就是财运和官运。你不但能找个好工作,而且还有官运呢。”老头念念有词之际, 鲁全发趁机观察其面貌,长相、年龄、口音,尤其是那口黑牙,与检举信里反映的全部吻合;另一个特征,其布满皱纹的细脖子上确有一条黄澄澄的链子,但不知是否系怀表,上面是否有肖像。

鲁全发灵机一动,找了个理由说:“老先生,几点了?我还要到贴有招工广告的新闸桥去试试招工的运气呢。”老头掏出汗衫里的金色怀表,取出老花镜看怀表的一刻,鲁全发看清了怀表上面确有戴御帽的皇帝头像。这下可谓铁板钉钉,没错,就是他!鲁全发就顺理成章告辞了!

听了鲁全发的报告后,事不宜迟,三人疾步赶往马立斯公寓。敲开门后,不由分说地冲进屋内,老头正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听到动静,睁开双眼,见来者表情严厉,其中一位就是刚才来算命的小伙子,立刻明白了一切。老头听完逮捕令后,一言不发,被铐上带回分局。

当晚,从雷恒成的家中搜出雷恒成的日本宪兵警察所毕业证书、宣统陆军警察兵课毕业生执照、日伪任命状, 以及各种飞黄腾达的身份证明等八张之多,他都作为过去的战绩和辉煌的历史保存在精致的盒子里。此外, 还有日伪时期的二等勋章,德国军刀、钢印,以及八个形状各异的精致怀表。

马局长亲自审讯这个罪大恶极的对象,他没有声色俱厉地训斥,而是平心静气地让他交代当年是如何残害李大钊的。老头一言不发,沉默到底。经过一个多月的耐心教育,生活上给予优待,在大量的证据面前,老头明白再沉默下去也是死路一条。

10月20日清晨,雷恒成吃完早餐,主动提出要见办案人员。承办员赶来后,雷恒成平静地对审讯人 员说:“我原本想将这些历史都带进棺材里去的,一 个月来,你们给予我生活上照顾,没有像我们那样严刑拷打阶下囚,令人感动,所以我决定向你们道出一 切。”

他先道出了自己的身份:真实名字叫雷恒成,67 岁,系清王朝远房皇亲戚。清末留学日本,学习警察专业,于1909年被清廷赐予警察兵科举人,先供职于京师警察厅。供出身份后,他开始详细交代残害李大钊和其他先烈的经过。

血债累累,立即执行死刑

李大钊从被捕到就义,在狱中关押了22天。据雷恒成交代:“当时只知道李是共产党头子,我是执行上峰的命令,抓捕他时,从他身上搜出的小号勃朗宁手枪被我留用了。”

据审讯,雷恒成不但参与了捕杀李大钊等革命领袖,还直接指挥和参与了多起屠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的惨案。1928年,他率侦缉队,将共产党北方局全部破坏,捕获了张铨林等中共骨干六十余人,将张铨林等18人处死,其余均被判刑。

东北易帜后,雷恒成担任东北军宪兵司令部侦缉处长,曾于1930年参与破坏中共满洲省委组织,并在审讯中对赵尚志等被捕人员使用毒刑,受到赵尚志的严词痛斥。

1937年七七事变后,雷恒成投靠日军作恶多端, 因汉奸罪被国民党第29军逮捕并判处死刑,执行前脱逃。抗战胜利后,他化名“了明禅师”,一度隐匿于北京,后潜逃台湾。

讯证明确后,华东局公安部在处理意见中指出:“该犯确系杀害我党领袖李大钊同志的主谋之一,同意分局意见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1953年4月26日,执行死刑前,雷恒成身着囚服,脸色苍白。他表情平静地对持枪的执行者说:“我罪大恶极,罪该万死,恳求子弹不要打我的脑袋。”经现场领导同意,决定从人道主义出发,满足其要求。

一声正义的枪声,结束了这个血债累累的刽子手、大汉奸的生命。

经过各地公安人员的努力,杀害李大钊的主要凶手陈兴亚、吴文郁、王振南等亦先后落网, 均已伏法。


▲本文(真实事件)作者(右)采访当年抓捕凶手的侦查员鲁全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对这些刽子手严厉惩处, 是他们作恶多端的必然报应,也是对革命先烈最大的 告慰。经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彭真指示,杀害李大钊烈 士的绞刑架已是一件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物,如今 陈列在国家博物馆最醒目位置,成为重要的历史见证。

静安公安反诈中心提醒您:

诈骗手法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只要牢记“三不一多”,未知链接不点击,陌生来电不轻信,个人信息不透露,转账汇款多核实。

王一鸣警官: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请自觉做到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

周世奇警官:

“男孩不裸聊,女孩不刷单;没钱不网贷,有钱不赌博。”

武欣毅警官:

“骑车请把头盔带带好,流汗总比流血好。


更多关于剧本杀复盘的内容需要敬请关注我们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