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外的光年》剧本杀复盘解析+凶手是谁+真相剧透_剧本杀盛夏外的光年凶手

2022-06-02 6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盛夏外的光年》简介:有人觉得夏天是一年中最欢乐的时候,因为它象征了假期、青春和狂欢;但我觉得,夏天同样也象征着分别。夏天的雨夜,是冰冷而又透彻的;夏天的星空,是孤独而又永恒的。在这个盛夏开始之时,我又接到了一份邀约。来自D市星河旅行社的何星空小姐邀请我参加他们一次迟到的毕业旅行,今天,是他们大学旅行社最后的一次集体旅行。但当夜幕降临,繁星点缀在无垠的夜空中,一场落寞的告别也在光年外的此刻静静上演。

《盛夏外的光年》角色信息:

齐侦探:“盛夏的一次狂欢,来到了光年之外,长大终究是人生必经的溃烂。”
石轧车:“是不管阿花阿娇在不在意我,我轧车技术一流无人共我行。”
陈温柔:“不打扰,就让你自由。”
蔡好好:“你就是我写过最好的歌,我就是你最亲的那只猫”
刘候鸟:“飞过那片茫茫人海,下个路口直走不转弯。”
温如烟:“七岁的那一年,我吻过妳的脸,也曾以为我们会永远。”
《盛夏外的光年》凶手是谁呢?我们继续往下慢慢看!

《噩梦童话》剧本杀复盘+凶手动机+手法+彩蛋时间线

本案的案件性质是——自杀

而点燃煤炭炉的人是——陈温柔

齐侦探的案件调查(加密文档):

八月末,当我开始动笔写这起不会向外界公开的案件调查时;这个夏天也即将结束。或许,在未来的某日你能看到它的发表;但在那之前,我只希望它做为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留存在我的回忆之中。

这起案件在我过去所接手的所有案件里算得上是最为特殊的一例,也是最难让我接受的一例。被害人何星空是我的委托人,她希望我在她和她旅行社的社员举行的毕业旅行中担任“保镖”一职,因为她觉得她很有可能会被某种神秘力量所杀害。而事实上,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尽到保镖的责任。

在此,我觉得有必要先简单地介绍一下何星空被害时的基本情况:何星空于7月22日凌晨0点50分左右,随我们一起回到旅馆房间后,何星空以上厕所为借口离开了房间,而其很有可能是被人约出或自愿到观星台,最后在车内吸入大量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按照惯例,我首先对案件定性,但这也正是这起案件的困难之处。因为在一开始我只能依靠一些简单的物证证明本案有他杀甚至合谋杀人的可能性。可当我渐渐地深入案件内部,却发现这起案件有可能是星河旅行社的五个社员合谋,一起策划的一场凶杀案。这在我过往接手的案件中是前所未有的。

于是在我简单地整理了案发前的事件后,我列出了每个人所做过的事。这些事乍一看没什么关联,但其实却点点相通。这起案件的特殊点在于:每个人所做的事情都是既定的,且环环相扣的;如果按这么来看,每个人都是有嫌疑的,但是你又无法确定谁撒了谎。在这样一个大的既定背景下,你可以认定是因为这场毕业旅行提供给了这些人下手的机会和空间;大家可以利用这个大的背景制定属于自己的手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在本案中,大家所做的事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获益目的,也就不存在行凶动机,他们的所作所为似乎只是为了让自己凭空地背上嫌疑。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背景下。我只能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这是一场由一个人制定的计划,而剩下的人只是在执行这个计划。而在这群人中唯一有可能谋划这个计划并且委托大家去执行的恐怕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死者何星空本人。

何星空是有自杀倾向的。她遗传了她母亲的“卢伽雷氏病”,并且即将发病;从她的童年旧交温如烟口中我们也可以得知何星空不希望和她母亲一样活着连累他人。固,这起案件很有可能是她计划的自杀案件。

而结合案发现场的情况来看,本案是否定义为他杀取决于何星空是否是自愿留在车内等待一氧化碳毒发身亡的。也就是说如果何星空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主动选择了自杀,那无论其余社员如何帮忙,在法律层面,他们都不会背负任何罪名。

可就算如此,何星空找我来此又是为了什么呢?我虽百思不得其解。但先让我们回到案件本身,来分析一下何星空的行动路线吧。

在场的五位社员中只有石轧车和刘候鸟会驾驶小车,而现场也停有两辆由二人分别租来的小车。何星空死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的蓝色小车上,而刘候鸟则是开了一辆一开始不为人知的黑色小车。

借助此证据,我们可以推断出只有刘和石可以在开小车的情况下到达山顶。而石轧车也承认是他带何星空上山,并且独自开着黑色小车离去将何星空留于此自杀。当然,这一切看上去也都是何星空计划之内的,但我们暂时也不能排除他杀的可能性。

先前提到过界定本案的性质取决于何星空是否是自愿留在小车内利用一氧化碳自杀。而在整个过程中,点燃煤炭炉成为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因为其是证明此时车内是否有第二人、是否是何星空本人点的火、点火时何星空是否是处于清醒并自愿的状态的最直接证据。固,推断点火者也成为了我下一步的推理目标。

想要点燃煤炭炉就必须到达观星台,要到达观星台则必须满足两点:1,ta知道何星空会在这个时间点到达观星台自杀;2,ta必须有能力在何星空自杀前赶到观星台。

但在这两个大背景外还有一种很特殊的可能性:有人突然发现何星空可能出现意外,并且不知道也不希望她死的情况下,ta就有可能做出跳脱于何星空计划之外的事。

关于这一点是有些主观的,我们无法用物证去说明谁有可能有这种心理;我们只能依靠证据推测谁真的有可能这么做了。首先,于此我要提出一个很关键的小证据:后排主驾驶位下的一粒沾着何星空唾液痕迹的安眠药。

而它们之所以会出现于此,以我的猜想来看:其应该何星空故意吐掉的,但最后她自己却没有发现的。而关于这个推测,我们可以结合何星空口腔内部的白色粉末来进行推理,其也可以证明:何星空曾经将这些安眠药含在口中一段时间,所以才会留下痕迹。

可何星空为什么要含着安眠药最后又将它吐掉呢?这点我们先姑且不提。但我们得注意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安眠药会出现在主驾驶位靠椅之后。如果何星空是如死时那样坐在主驾驶服药,那么哪怕她要吐安眠药,药片也不可能滚到后排。

固借此,我们可以推断:何星空曾经移动到后排并且服药过。而关于她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我想我们只能借用一个假设来证明,那就是:现场有过第二人的存在,而何星空为了ta而移动到后排,并且假装服药后再吐药。

因为何星空不会莫名其妙地打破自己与众人的计划。固,只有可能是现场有第二人,而何星空也是出于某种目吐药的情况下,这一切才可成立。但我们一开始都知道何星空此行目的就是为了自杀,她没必要为了某个人而制造服药的假象,直接服药自杀便可。于是,在我众多假设下,最后只得到了一种对该行为合理的解释,即:何星空是为了想要让这个ta卸下心中的防备,好对ta做些什么。而在何星空将死的前提下,该点可以升华为:“会不会是有人想和何星空一起服药自杀,但何星空不想连累他,于是便制造出自己服药的假象,好觅得良机将其赶出车子独自一人自杀”的假设呢?

因为一开始按照石轧车的口供,何星空是坐在主驾驶位上的。那么为了方便点火,她便会将煤炭炉从后排搬到副驾驶位上。假设煤炭炉从放在副驾驶位上就没动过的情况下,在这个ta到来后,何星空自然不可能从一开始就离开主驾驶位,所以这个ta只能坐在后排与何星空交流。但在ta决定与何星空一起自杀并且点火后,何星空出于我们上诉的“保护论”,便离开了主驾驶来到后排。

接下来的过程想必就是何星空假意与ta共服安眠药,而ta因安眠药发作而睡着后,何星空偷偷地下了车,打开了靠近ta方向(右边)的车门,又返回了车内并且关上了左侧的车门(车后轮压痕上的鞋印可得)。在最后,何星空将ta推了下去并且反锁了车门,并且在见证其离开后,何星空又按照一开始的计划返回了主驾驶位上。她再度服药,在睡梦中离开了这个疯狂的世界。

那个被丢弃在山崖下的定制打火机又刚好可以证明我刚才提到的“有人曾帮何星空点火”的假设。据温如烟和刘候鸟的口供我们可得知,先后加上何星空一共有三个人碰过这个原本属于刘候鸟的打火机。可如今打火机上的指纹检测中我们只发现温如烟一人的指纹。如果是何星空点火,她完全没有必要将打火机再擦拭一遍,因为无论是她还是刘候鸟,在打火机上留下指纹都是正常的。除非在他们三个人外,还有另一个人点了火,并且上面留下了ta的指纹,何星空自己也深知此举有被人怀疑的危险性;而为了不让ta的身份暴露,她特意擦掉了ta的指纹。

而借此猜想,让我锁定点火者的关键证据就是:温如烟偷偷交给我的,一条粘有污渍的,原本属于何星空的手帕。因为可能在被推人下去的过程中,这个ta的鞋底很有可能蹭到了车门(对应蓝色小车右侧车门上的微量泥土痕迹)。而在ta离开后,何星空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用手帕将其擦拭。为了确保那人的身份不被发现,于是她就把手帕与打火机和车钥匙一起,委托给了自己最相信的挚友温如烟。因为何星空不会去擦掉自己留下的鞋印,所以我们只能推理,留下鞋印的只能是另一个在今天到过河滩边的人——即陈温柔。

陈温柔身上的草屑也可以证明他被何星空推下车去的这一设想。而蔡好好的口供和河滩处突兀的脚印也可以证明他曾经去过河滩边的真实性。

关于往返和知晓何星空计划这两大前提,我想其就像陈温柔所做的事一样,是有一定的巧合性的。首先一点是从陈温柔房间的窗子可以看到从民宿到停车场这一段路的景色,固他很有可能在1点30后通过自己的窗口发现了何星空和石轧车离开时的情况,而停车场草堆里的那个蹲痕也证明了他很有可能在那等候两人的归来。其次是关于交通工具,说来惭愧,但他完全可以在我被迷晕的时候,其只需要偷出我的摩托车钥匙并且将其偷偷返还就行了;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能轻易做到。

我先将我的推理告之于星河旅行社的众人,在得到所有人的口供认证后,我又将这些推理完完整整地复述给了警方。整个刑侦过程显得稳健而单调,这,或许是我在本案中稍感慰藉的一点。

一周后,在何星空简单的葬礼上,星河旅行社的众人最后相聚在一起。这天过后,大家都将各奔东西,为了自己的人生而搏。我不知道他们在未来是否还将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但我想,在他们每个人的记忆深处,都会有一个角落,封存着独属于星河旅行社的记忆,以及独属于那个姑娘的记忆。

“这是一首青春的悼亡曲,也是一场人生的新生式。”

我先众人一步离开了葬礼会场,天上又依稀下起了点点细雨。我撑起黑伞走上天桥,望着车水马龙而又五光十色的都市街景,紧闭双眼。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我脑中闪过,他们是我尘封着的故人、是我所留恋的过往、是我无法忘记的遗憾。他们皆背负着“青春”之名,与何星空一起,留存在我内心的空白区里。

“何星空小姐,你究竟为什么找上我呢?”我在内心深处反复问道。

无人回应。

在破解了这场案子的一个月后,我的房门又一次被敲响。

我满怀希望地打开门;看到的,却只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快递员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包裹。

是啊,那个少女不会再来了。我想。

我打开包裹,里面放着的是一封信和一张五月天的《第二人生》专辑。我有些不明所以,谁会给我寄这种东西?

我裁开信,可这封信的署名却让我惊讶万分。

是何星空!这是何星空写的信。

她用着她那轻柔的字迹写到:

亲爱的侦探,您好。

很抱歉来信突然,如果你的地址没有变的话;在这个夏天即将结束时,你就会收到这封信。

你也许会惊讶,也许会愤怒。有关我的所作所为以及欺骗你的举动;在这里,我都发自内心地表示抱歉。

你或许会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找你做我的保镖?为什么让你参与我的死亡?

我想,这都和我碰巧读到你的一篇文章有关。那是一篇叫做《深蓝之扉》的文章,是你过去所有“都市齐案录”里底色最悲伤的一个故事。那时的我已经决定自杀。但,当我读完你的故事后;我便下定决心为这个人做点什么。

我不认同你对死亡的定义。诚然,人世有千般风景值得留恋;但放手,也是我们这群“燕尾蝶”扑火的宿命。不要将别人的选择化作自己内心自责的筹码,那并非是你的错。

我也真切的希望,你能够在这个夏天,真正地破解一个令你不会遗憾的案件;不让任何一个人感到失望和悲伤。

你也能够真正地,发自内心地喜欢夏天。

还有,衬衫真的不能和内衣一起洗。

祝你平安喜乐;也祝你为更多人带来光芒和希望。

何星空启。

我放下信,将专辑放入电脑后让它自己开始播放。等我缓过神来,以至深夜;耳边,阿信高唱着:

“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有那么多的灿烂的梦。

至少回忆会永久,像不变星空陪着我。

最后只剩下星空,像不变回忆陪着我。”

我将自己躲入房间最深处的黑暗里,泣不成声。

更多关于剧本杀复盘的内容需要敬请关注我们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