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_暴雨剧本杀凶手

2022-06-11 81阅读
注意了!!!注意了!!!该剧本杀复盘,凶手是谁?动机,时间线,结局彩蛋已经拥有点击这里(蓝色部分)可以查阅获得复盘的方法。

《暴雨》简介:在繁华的鸽市,一直有一个恐怖的传说 四年前,“水鬼”出现了,每年杀一人,他会在暴雨的夜晚,无声地接近你的身后,残忍的将你割喉。 他从不留下任何证据,他被称为鸽市警界的噩梦。 2018年9.11日,鸽市警方接到群众报案称城郊的泥泞小路边有一具被绑在树干上的男尸,颈部惨遭割喉。 警探初影立刻带队来到现场做了初步勘察,确定了死者为鸽王工程公司老板任怀,并走访了相关可能涉案的人员

《暴雨》角色信息:

任富姐:52岁 死者的姐姐,鸽市著名的广场舞一姐
丁艳:24岁 任富姐的好朋友,少年老成,任富姐称其能为她提供不在场证明
鑫二哥:24岁 死者手下的员工,为人敦厚老实,案发当日曾与死者有过接触
黄月:28岁 杀仙小吃老板娘,远近闻名的女强人,案发当日曾与死者有过接触
江飞:42岁 黄月的丈夫,游手好闲陋习缠身,案发当日曾与死者有过接触
《暴雨》凶手是谁呢?我们继续往下慢慢看!

《侠客行》剧本杀复盘+凶手动机+手法+彩蛋时间线

真凶:是黄月! 死者:是任怀!

一、人物动机:

丁艳—水鬼:她的母亲被任怀和江飞卖到姑姑村失去了自己的人生,最后还死于非命。杀机是复仇和惩罚拐卖犯。

任富姐:自己杀害重病父亲的事被弟弟任怀知道,并被其威胁索要房产。与黄月相遇后听闻黄月的经历,把自己的经历说的与黄月相似欺骗了黄月并协定交换杀人。

黄月:丈夫江飞以黄月父母的性命为要挟来索要钱财,与任富姐相遇后听闻对方有相似的经历故协定交换杀人。

鑫二哥:长期被拖欠工资且家中急需用钱,杀任怀既是报复也是意图篡权夺取公司。

江飞:向老搭档任怀索要财物未果,怀恨在心报复杀人。

二、人物手法:

丁艳——水鬼:为了使其痛苦地死去,用米刀割开任怀的喉管,使其长时间暴露在暴雨中最后窒息而亡,但是在窒息之前任怀就毒发身亡了。

任富姐:将毒物A下在按摩城赠送给江飞的农夫三拳里毒杀江飞,但是水被江飞掉包给了任怀,且任怀因为其中有毒物A的异味将水倒了。

黄月:将毒鼠强下在任怀的夜宵里以及将毒物A晶体用胶带贴在雨衣帽檐上毒杀。意图通过雨水的冲刷使毒物A进入死者口鼻眼中来毒杀死者,而且死者经过与鑫二哥的搏斗导致面部有伤口,更加确定了此手法的成功。

鑫二哥:将毒物A下在任怀的夜宵里,但是任怀挨打后就打包将夜宵带走,路上就被丁艳截了,并没有吃毒夜宵。

江飞:在自己在按摩城拿到的农夫三拳里下了毒鼠强并将其与任怀办公桌上的农夫三拳掉包,但是任怀发现水中有毒物A的异味所以把水倒了。

三、剧情疑点:

1、任怀为什么没喝有毒的农夫三拳?答:因为毒物A易挥发且有异味,所以谨慎的任怀没有喝,只是把水倒了将瓶子丢进了垃圾筒。

2、任富姐黄月究竟为何要交换杀人?答:任富姐听了黄月的经历,就将自己的经历形容的与她相似引起共鸣,从而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交换杀人。

3、丁艳为何没有一刀将任怀割喉?答:与别的拐卖犯不同,任怀是当年拐卖丁艳母亲的人,是她最大的仇人,所以丁艳要他痛苦的死去。

4、水鬼的凶器究竟是什么?答:利用塑性树脂与风干机将大米磨成粉制成刀,作案结束后再丢入锅中加新米煮成粥吃掉。

5、鑫二哥为什么会轻微毒物A中毒?答:因为他离开杀仙小吃时穿的一次性雨衣原来被黄月贴了沾有毒物A的玻璃胶,后来黄月发现任怀穿着自己的工程雨衣,所以将玻璃胶拿下贴在了工程雨衣上。残留在一次性雨衣上的微量毒物A通过雨水冲刷进入了鑫二哥口鼻。

四、线索指向:

(一)线索指引:

1、雨衣上没有破洞却有玻璃胶——黄月在雨衣上动了手脚,利用玻璃胶沾上毒物A晶体。

2、现场塑料袋油渍中发现两种毒物——黄月在夜宵中下了毒鼠强,鑫二哥在夜宵中下了毒物A。

3、任怀办公室垃圾桶中的空瓶残留两种毒物——任富姐在其中下了毒物A,江飞在其中下了毒鼠强。

4、死者喉部的白色残留——水鬼的凶器由米制成。

(二)汇总结案及排除其它嫌疑人的思路:

1、丁艳,也就是水鬼在作案时为了让任怀痛苦地死去,所以只割开了半截喉管,根据线索任怀的死亡时间是22:30-23:15,根据线索,任怀肺部仅有少量积水且没有窒息性萎缩,所以他在窒息而死之前就已经身亡。

2、任怀办公室垃圾桶里的空水瓶和枯萎的盆栽,以及22:30他出现在杀仙小吃可得出结论他没有喝有毒的农夫三拳而是把它倒在了盆栽里,所以排除了江飞以及任富姐的嫌疑。

3、毒鼠强的药效为1小时毒发身亡,发作时间晚于任怀死亡时间,所以夜宵中的毒鼠强也不是致死原因。

4、排除所有以后只有可能是在22:40分任怀离开杀仙小吃以后,黄月用玻璃胶粘在雨衣帽檐上的毒物A通过雨水冲刷进入了他的口鼻及伤口

五、案件还原:

二十几年前任怀与江飞将丁艳的母亲拐卖至咕咕村,随后丁艳出生,丁艳的母亲却在她小时候被父亲活活打死,丁艳一刀封喉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立志惩罚拐卖犯,多年后与同乡青梅竹马鑫二哥进城务工,丁艳化身水鬼,深入追查终于锁定了任怀,于是在9.10日暴雨之夜出门利用米刀将任怀割喉。

而任怀十几年后金盆洗手开起了公司,并给了江飞一笔不菲的钱,却被江飞挥霍一空。江飞只能通过欺骗女性来讨生活,所以与女强人黄月步入婚姻,可是最终本性暴露不得不以黄月父母为要挟来索要钱财,但是仅仅如此还不足以还清他的赌债,于是他向老搭档任怀索要钱财,未果后决心杀害任怀来报复他,将毒农夫三拳任怀办公桌上的农夫三拳掉包。

鑫二哥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任怀的公司工作,能力出众表现优异却迟迟拿不到任怀应允他的报酬,再加上家里急需用钱所以萌生了杀害任怀报复他并接管公司的想法,他在任怀的夜宵中下了毒物A。

任富姐没有正经工作,不得不杀害了重病的父亲来缓解经济压力并取得父亲的房产,没想到被任怀发现端倪并用以要挟,与黄月相遇后听闻黄月的经历,把自己的经历说的与黄月相似欺骗了黄月并协定交换杀人,于是任富姐在按摩城中会给江飞的那瓶农夫三拳中下了毒物A,而黄月在任怀的夜宵中下了毒鼠强,并在他的工程雨上用玻璃胶黏上毒物A晶体。

六、时间线:

16:00丁艳与任富姐碰头跳广场舞

17:00 江飞到小吃吃饭,趁黄月不注意拿了一瓶店里的毒鼠强

18:00 丁艳带任富姐去杀仙小吃吃了晚饭,期间黄月以眼神向任富姐示意,催促她动手。

19:00 丁艳任富姐来到按摩城在门口碰到江飞。

19:30任富姐以上厕所为由离开并在江飞包间门口的农夫三拳里下了毒物A。

20:00 按摩结束后江飞往拿到的农夫三拳里下了毒鼠强,并来到工地找任怀。

20:15 江飞与任怀谈判破裂,江飞将有毒农夫三拳与任怀办公桌上的农夫三拳掉包。

20:30 任怀发现农夫三拳里有异味,就将水倒了,瓶子扔进了垃圾筒。

22:30 任怀来到杀仙小吃吃夜宵,将工程雨衣脱下,黄月接过后将沾有毒物A晶体的胶带粘在雨衣帽檐上。并端上了下有毒鼠强的炒饭。

22:35 鑫二哥来到杀仙小吃与任怀谈判,谈判破裂后在与任怀打架并趁机在炒饭中下了毒物A。

22:40 鑫二哥因为雨伞打坏了,穿着黄月给的一次性雨衣离开了杀仙小吃,并中了一次性雨衣上残留微量毒物A的毒。

22:42 任怀打包了炒饭,穿上被动了手脚的工程雨衣离开。

22:45 任怀被丁艳截至小树林割开喉管。

23:00 任怀因雨衣帽檐上的毒物A毒发身亡。

七、结局:

黄月或任富姐被投出:交换杀人被警方发现,两人锒铛入狱。江飞在次年被水鬼残忍杀害。鑫二哥掌握了鸽王公司。丁艳继续以司法制裁者的身份与拐卖犯和警方斗智斗勇。

更多关于剧本杀复盘的内容需要敬请关注我们

复制成功
微信号: Sy剧本
本剧本复盘内容以收录,关注公众号,回复剧本杀,即可获取复盘内容
我知道了